【影評心得】《女王與知己》:「布朗夫人」睽違二十年的精神續集


有茱蒂丹契二度再扮維多莉亞女王,使得本片幾乎就是理所當然的《布朗夫人》續集,《布朗夫人》距今正好恰逢二十週年,《女王與知己》作為週年紀念,無疑來的正是時候。兩片的劇情無異,均聚焦維多莉亞喪夫後與男僕打破階級藩籬的情誼,電影問世的時間點,也與事件發生的先後順序相符。

史蒂芬佛瑞爾斯的作品時好時壞,最近幾年的兩部《走音天后》和《是誰在造神?》都屬水準平庸的改編題材,《女王與知己》也算可惜,前半段交叉舖陳角色出場的部份還挺有意思,後續女王與僕從的發展就沒有更多較細緻的刻劃,力道漸漸轉弱,男僕的視角也愈單薄,人物動機變得過於單一。

「小人物與大人物意外相遇」的故事,有很多拍得比《女王與知己》更引人入勝的例子,理察寇蒂斯的《夢露與我的浪漫週記》、以及同樣出自寇蒂斯之手的《新娘百分百》都是更為可口的作品。《布朗夫人》整體高出《女王與知己》,但茱蒂丹契的表演沒有高低之分,只有因詮釋的時期不同而有不同的韻味。

身負重擔的公眾女性人物,在一名與她身份懸殊的男子身上尋求心靈慰藉,觀眾很容易在這類劇情中得到親密、自我滿足的優越感,這種「親密的自我滿足感」有多誘人,得取決於編導把故事說得多有說服力,《女王與知己》並無將這份「滿足感」建立的多有厚度,多數時刻其實很片面、點到為止。

約翰麥登執導的《布朗夫人》以愛情為主軸,佛瑞爾斯的《女王與知己》則是偏重友情(雖然有某些時刻,維多莉亞女王與男僕阿卜杜勒的情緒流動藏有幾分愛昧),兩人的關係建立在對彼此的敬重,沙迦罕皇帝建造泰姬瑪哈陵以紀念她的皇后姬蔓芭奴的典故,更成為這段忘年情誼的最佳見證。

這段友情同時也被引申為印度與大英帝國的主從關係,原本可望使兩國友好的契機,終究不敵王儲腐敗的內政,即便是主宰大權的一國之君,階級與種族的歧異仍難以抹煞。雖然偶有幽默的調侃,但多半蜻蜓點水,政治層面的元素比較像是替故事提味的佐料,編導並無意深入論究。

文:Joker

網友正在看

FB留言板

最惡萬聖節!專業粉絲製作小丑 vs. 「牠」終極對決短片!

最惡萬聖節!專業粉絲製作小丑 vs. 「牠」終極對決短片!

《正義聯盟》多張全新劇照以及片場照釋出

《正義聯盟》多張全新劇照以及片場照釋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