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評專欄】《復仇者聯盟3:無限之戰》:徒有熱鬧、情節單薄的嘉年華肥皂劇


《復仇者聯盟3:無限之戰》的來臨,不禁令人猶想起八年前進場看《哈利波特:死神的聖物1》的感受,同樣等待十年,同是(階段性的)大結局,同是完結前的上篇,只不過這一次,沒有人事先知道所有的結局。此次肩負全球無數觀眾望穿秋水的殷殷期盼,又得替過往十八部系列作的故事相繼收線,《復仇者聯盟3:無限之戰》無疑承載著莫大的重任,表面上,它確實滿足了觀眾想看英雄大堆頭齊聚一堂的願望,然而奠基全片的敘事軸心,其實薄如碎冰。

別會錯意,《無限之戰》仍然是一部具備上乘娛樂性的Blockbuster,我自己也看得很開心,但仔細回頭挖掘,這部電影並無足以讓你銘記之處,並無真正「屬於自己」的時刻,就像是聽了一張樂團或歌手的「新歌加精選」,但新歌只有兩首,精選卻有二十首,它是十年集大成的上半部,理當是一張精選,但它同時也是一部全新的續篇,可惜電影只強調了精選的成份,看著那些兵分二路組隊的數十位英雄角色飛來竄去的固然過癮,但彼此之間的互動也只停留在偶爾打打嘴砲,總覺得少了些什麼。

漫威影業高明的行銷策略的確很有一套,將十九部電影的期末總複習推向如此備受矚目的高峰,眼看DCEU、變種人宇宙、闇黑宇宙步步顛簸,唯有漫威的電影宇宙品牌成就,夠格笑傲影壇,但作品常給人「速食套餐」的廉價印象,始終是他們難以改善的硬傷,這是歴經十年堆砌的大作,感覺和八點檔《風水世家》的檔次卻沒啥分別,兩年前本應深入著墨政治色彩、格局卻萎縮成自家人吵嘴互毆的兒戲的《美國隊長3:英雄內戰》就已有類似警訊,此番故事更加不接地氣的《無限之戰》,其缺失更為顯著。

羅素兄弟上部《英雄內戰》便是假藉角色間的恩怨情仇、避重就輕的將原本議論紛紛的超級英雄管制法案主線低調作收,換句話說,他們很聰明、也很取巧地將焦點從稍有失手便飲恨千古的敏感政治神經轉移到角色的私人仇恨,超級英雄造成的公共死傷及破壞並沒有得到解決,但是現在大家只關心隊長和史塔克何時一笑抿恩仇。《無限之戰》陣仗更龐大,也更大程度地倚靠角色自身的「明星魅力」掩飾劇情的蒼白。

但是問題來了,出場角色數量眾多,編導自然無力要求每位人物都有屬於他們各自的心路歷程,只求能夠順利平衡各別的戲份,讓每位英雄在捍衛無限寶石的過程中隨機拆散,再重新組成一批小隊去解中小型不等的支線任務,唯獨亂世中見真愛的幻視與緋紅女巫、族人全遭屠殺的索爾正在經歷一些個人的磨難,不過終究也是一閃即逝,下一秒很快就被其它支線給稀釋殆盡。海量的角色配上過於單一化的對立性,使得英雄們的亮相,比較像是輪番上台賣人氣的成分居多。

或許有人會說,導演已經明言《無限之戰》是以反派薩諾斯為中心主角的電影,英雄的刻劃相對減少是理所當然,但坦白講,薩諾斯的人格塊面其實也雕琢地十分細碎(猜想是為了《復仇者聯盟4》而有所保留),他享有過去漫威惡棍所缺少的情感戲,有別於在漫畫裡對死亡女神的愛慕癡迷,從單戀痴漢化為深情養父的他,這回與葛摩菈譜出一段悲劇性的父女情;不過關於薩諾斯最重要的描寫,還是他立志屠殺宇宙一半人口的動機,但受限於影片長度,電影也只給了粗略的簡介,並沒突顯出他和奧創、《金牌特務》的山繆傑克森那些同樣抱持毀滅世界就是維持和平之理想的好萊塢典型反派的不同之處。

到頭來,整部片賣的,多半是粉絲對這些角色的寄情,這暴露了漫威影業日益清晰的狡猾手段;一直以來,他們深知自身最大的資產是旗下的角色,於是他們就只讓觀眾聚焦在角色身上,誘導觀眾關心角色大過關心故事,乃至於降低對劇情的嚴謹度。角色的份量一向主宰著漫威宇宙的敘事驅動力,倘若角色與故事個別抽離檢視,腳本往往會顯得薄弱。除此之外,高密度的詼諧笑料填充、以及近乎一條龍系統化的緊湊敘事步調控管,也都是漫威試圖轉移觀眾對免洗劇情的注意力的不敗法寶。

儘管看得出破綻,多數觀眾依舊很吃漫威這套,一吃就吃了十年,已成老主顧,見索爾在危急之時返回地球神救援、冬日士兵與火箭浣熊逗趣的同台作戰、美國隊長及時趕去營救深陷生死交關的幻視與女巫,全場便興奮的大聲叫好(繼《美國隊長:復仇者先鋒》《復仇者聯盟》後三度回歸替漫威宇宙譜曲的配樂家艾倫席維斯崔,也屢次藉磅礡的管弦、經典的復仇者主題曲催化這些重要角色其登場時刻的熱血指數),足見觀眾對漫威的愛戴,但是我認為,漫威可以做得比贏得這些表面性質的歡呼還要更多、更好。

《無限之戰》的主軸很簡單,編導用無限寶石講述一則關於「犧牲」與「代價」的多線性史詩,寶石每一次的「獲取」和「失去」,都伴隨著角色的「主動犧牲」,就連迫使他人「犧牲」而達到「獲取」的薩諾斯也不例外,然而他做出的犧牲,和其他不得不向他屈服的英雄們比擬,卻很有可能是他預謀已久的詭計,他為了讓自己有「東西」可以「犧牲」,而偽造出一份無私的大愛,可見他的滅世決心,有多麼地堅定不移。

別告訴我《無限之戰》的優劣與否,終究得視明年《復仇者聯盟4》的表現而定,瞧瞧《追殺比爾1》,它無須第二集的相輔,便自成其耀眼的生命力。《無限之戰》的觀賞價值只建立在觀眾對這些角色的熟悉度,因為熟悉,因為喜歡,見證他們幾乎全員同台,內心因而萬分雀躍,見證他們歷經猶如《冰與火之歌:權力遊戲》的「血色婚禮」般的大規模集體領便當,心則糾結成團,但也就僅止於此,說穿了,就只是個裝載粉絲回饋大集錦的狗血空殼。

《無限之戰》就如同《情人節快樂》或是《紐約我愛你》的大堆頭愛情喜劇,星光熠熠、支線開散,享受氣氛大過欣賞好戲,儼然就是一部西方的賀歲片來著。鋪梗六年的薩諾斯,真的是漫威電影宇宙至今最優秀的反派嗎?就此次造成的威脅性而言,他無疑是系列目前最令人畏懼的,不過他的故事就和這場寶石爭奪戰一樣,均仍尚未完述,一切都還有待定奪。明年接力上檔的《復仇者聯盟4》,不僅決定著未來MCU第四階段的命運,也決定著這兩部分為上下篇章的大事件電影,其整體的完成度是否合格。

PS:繼《金剛:骷髏島》後,影史第二部膽敢沒讓「髒話至尊」山繆傑克森罵完瑪德法克的電影。羅素兄弟是不是有種特愛將字體又大又白、標註場景地點名稱的字卡穿插在畫面裡的癖好啊?

文:Joker         

網友正在看

FB留言板

【美日交流單元】忍者蝙蝠俠動畫電影觀賞心得(無雷)

【美日交流單元】忍者蝙蝠俠動畫電影觀賞心得(無雷)

【站長波特蘭影評】《復仇者聯盟:無限之戰》-一場讓足以漫威影迷們熱血高昂的主場球賽

【站長波特蘭影評】《復仇者聯盟:無限之戰》-一場讓足以漫威影迷們熱血高昂的主場球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