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長影評】《死侍2》:滿載被粉碎的劇本常規與演員無盡自嘲的終極惡搞片

《死侍》於2016年上映後,透過其極具特色的原著角色特性跟演員萊恩.雷諾斯那可以稱為與生俱來扮演死侍的口才跟演技,讓這個「賤嘴傭兵」一瞬間成為國際影壇的新寵;面對著以往從未有過如此挑戰普世對於「美漫英雄」角色的模組與刻板印象,死侍成功地粉碎了一切市場的窠臼贏得了世人的心。

時光飛逝來到兩年之後,《死侍》過去轟動一時的票房必勝公式中因為現實狀況已然失去了從角色印象為出發的「驚喜」要素後,《死侍2》又該如何再次打破觀眾們的期待來再次在創作上闖出新的方向?

《死侍2》在整體故事架構上承襲了上一集的精神:傳統的起承轉合與結尾;相對於第一集英雄救美兼復仇的主幹,《死侍2》採用以主角與配角們組成代理家庭為敘事軸心。不論在流程、細膩度上或是結尾的結局來說,《死侍2》劇情大體是教科書等級「群戲」電影的創作,這樣的成果不論在優點或是不足的部分上,都逃脫不出普遍「群戲」電影與生俱來的體質。但是劇情主體明顯並非是本系列讓人驚豔的焦點:真正令人為其在戲院笑到天翻地覆的是交織在故事段落之間那些充滿各種含意的嘲諷、梗要素與打破第四面牆的各式幽默;而《死侍2》揮灑出的不僅僅只是讓人捧腹大笑的惡搞成績單,讓筆者更加玩味地,是本片充斥著毫無節制與底線地去自嘲主角演員的演藝生涯的慾望。

《死侍2》在褪去交足功課的動作場景、粗口黃話、(有時候還是主角自己)血肉模糊的暴力演出、幾乎可以跟今年另一部流行文化大作《一級玩家》匹敵的梗要素質/數量、與不斷地被無情粉碎著的各種劇本要素後(劇中一段發展完全顛覆英雄群戲電影的俗套),筆者體驗到的是萊恩.雷諾斯透過這位可以稱得上是自己第二化身的漫畫角色,徹頭徹尾地為過去長達27年的演藝生涯做下的點評與期許。90年代便開始加入演藝圈的這位加拿大男星,過去近30年以來面對著市場看似一直無法掙脫對於他的外表與演技批評的詛咒:從當年流行的電視影集《Two Guys, A Girl, and a Pizza Place》還是幾乎可以與現在的《死侍》對於市場的震撼度(與下流度)匹敵的《留級之王》等等,萊恩.雷諾斯被賦予的角色模型並沒有隨著自己的年歲相對擴展與改變。曾經試圖突破的諸多代表作《活埋》、《狡兔計畫》、《九度空間》雖然在影評界中都中上~極高的評價,但是市場與大眾似乎就是無法放棄對於這位其實相當有實力的男星的成見。

7年前的《綠光戰警》讓他在演藝生涯中出現了空前的低潮,到如今透過自己的努力與再改造,終於一償心願地飾演了為自己量身打造的角色,「死侍」對於萊恩.雷諾斯來說不僅僅只是票房上的飯票,而是一個對於演藝人生與自我的肯定。《死侍2》從席琳.狄翁引吭高歌的主題曲「Ashes」起就點明了萊恩自己的心聲:「就算是從死灰中還是能夠有美麗誕生!」足見他對於過去幾年間的感觸。

多年來被眾多毒蛇群眾你一言我一語地頻頻賜死的演藝生涯,如今浴火重的「死侍/萊恩」,透過本片表達出了自己已經完全擺脫過去、準備好新的演藝生涯的篇章的心境。伴隨著細心挑選的配樂,讓《死侍2》耀眼的不僅僅是傾盡全力編寫出的笑點與台詞,更重要的是萊恩.雷諾斯藉由看似相當不留情的自嘲與諷刺,展現出自己能夠擺脫市場上加附在他身上的形象枷鎖與流言蜚語的豁達與灑脫。加上再熟悉不過的故事架構下卻依舊充滿了頻頻被打破的劇本要素安排,筆者認為《死侍2》是一部重現前作魔術.但在寓意與高度上截然不同的終極惡搞/自省之作。

網友正在看

FB留言板

《死侍2》編劇解釋配角「雪緒」究竟是改編自漫畫的哪些元素

《死侍2》編劇解釋配角「雪緒」究竟是改編自漫畫的哪些元素

【電影原聲帶專欄】《死侍2》饒舌混搭懷舊老歌的插曲歌單總整理!

【電影原聲帶專欄】《死侍2》饒舌混搭懷舊老歌的插曲歌單總整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