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偶爾日系單元】探索日本傳奇吉他手 HIDE 的一生!?《來春之約》推薦心得

投稿者:識御者

1998年5月2日,日本傳奇視覺系樂團X Japan吉他手hide於自宅意外身亡,「是自殺或意外?」、「歌詞裡透漏什麼樣的企圖?」、「早就預謀想要輕生?」、「喪禮是最後一場表演嗎?」

一切充斥著記者、陰謀論者的爾虞我詐,直至今天還有許多衝突看法,無論如何,官方釋出Hide在酒後跌倒,被自己毛巾所纏繞窒息的消息後,震驚全日本,創下日本演藝史上最多人數參與的送殯紀錄,當場猶如鬼哭狼嚎的悲鳴,Hide的劃時代影響力可見一斑,這個事實也重創了日本視覺系發展。

《來春之約》幾乎用最清楚的拍攝手法,去呈現當代最嚴肅的話題,片中使用考察追跡的紀錄片方式,並掘出各種珍貴的錄影帶資料,我們跟隨演員矢本悠馬的步伐,圍繞在「HURRY GO ROUND」這首遺作歌曲,旁敲側擊當時Hide的心境,那是猶如面對面的感觸,進而揭露出一個被時代、被媒體、被世界所冠上嫌疑的歌手,於20年後的今天試圖還給他一個公道。

—這個事實的真相,我們在影片敘事中,被HIDE的個人魅力所征服,更有了最直觀且篤定的感受。卡繆《薛西弗斯的神話》:真正嚴肅的哲學議題只有一個:就是自殺。同時,卡謬《荒謬與自殺》中也談及到人們向來把自殺當成一個社會現象來討論。但相反地,我們在這裡一開始要探討的,就是個人思想和自殺之間的關聯。

自殺這個舉動就和偉大的藝術作品一樣,是在心裡默默醞釀而成的,可能連當事人自己都不知道……針對這個要點,從Hide墳墓上所銘刻的詩詞,同時也是他的遺作「HURRY GO ROUND」的歌詞,這線索便成為非常重要的脈絡點。

從他的墳墓一直到他的出生地、弟弟(同時也是經紀人)的解釋、第一次演唱會上台的緊張、一生中的發展里程、他的嚴重菸癮、洛杉磯的住處、反覆更改的歌詞筆記、以及死前幾天的詳細追蹤,我們跟著矢本悠馬從日本到美國,走過一處又一處Hide曾經踏過的腳步,解析「他與他的藝術性」,又從「偶像與他的本心」作探討,甚至訪問他的業界朋友們細說著生前幾天的事情—那種「景物依舊人事已非」的悲傷氛圍,也讓好幾個受訪人不爭氣的潸潸落淚。

宏觀下,整個劇情圍繞在兩個議題上抗衡:「偶像的心向」和「媒體的超譯」。
從「舞台」到「後台」的觀察,象徵的是一個偶像與凡人的落差,這部電影揭露出大量的Hide的生活真相、平凡的對談資料,從中明白了沒有偶像包袱的初心,一切反璞歸真的玩心,還有從不偽裝的真心。

這種反差以一個「重金屬視覺系」而言是非常有趣的事實,彷彿《AKB49》那種台上台下截然不同的腳色才夠戲劇性一般,那些枷鎖在Hide面前是不必要的,他的溫柔與真誠就是渾然天成的偶像。

但是,對嚴苛的外人而言,「HURRY GO ROUND」的歌詞卻是從中作梗的機會,媒體們從「花開不合時宜的季節」、「反覆開玩笑」、「沒有在瞬間」、「宛如是旋轉的旋轉木馬」、「 回歸大地」、「會再遇到春天吧!」這些歌詞隱射的輪迴概念,將其超譯成「死亡的追求」,讓整個事情複雜起來...

電影後半,山崎洋一郎從「藝術性作為傳達載體」的概念批判了這種可能,他表示Hide並不是「日記型」創詞人,而是「傳達型」,解釋其歌詞並非揭露本身的生活狀況與心境,而是單純想要獻給歌迷們,這是一種從自我到敘事的變形,有了這樣的解析後,我們才能夠冷靜地發現—原來這首歌寓意著給失落的人們打氣的精神,歌詞中的呼籲蓋概念接近口語化飛白也成為了很好的提示。

《來春之約》是Hide逝世20年的紀錄電影,刻意使用了「HURRY GO ROUND」中大量的季節概念「春天」作標題,將自殺、死亡的悲慟性一掃而空,彷彿Hide在一次給予我們冀望,而許多觀眾從此刻變成了新的粉絲,就像是歌詞「也會再遇到春天吧!」讓人興奮。

網友正在看

FB留言板

【DC宇宙相關】《毀滅日時鐘》最新圖片暗示有人策畫超人跟曼哈頓博士的大戰

【DC宇宙相關】《毀滅日時鐘》最新圖片暗示有人策畫超人跟曼哈頓博士的大戰

【日美交流單元】提醒!提醒!提醒!千萬不要浪費生命與時間去看 2018 年的美版洛克人動畫

【日美交流單元】提醒!提醒!提醒!千萬不要浪費生命與時間去看 2018 年的美版洛克人動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