制裁者創作人傑里康威談論對於影集版詮釋的感想以及為何執法人員不該向制裁者看齊

以創作出最知名反英雄之一的制裁者還有賜死關史戴西聞名的漫畫編劇傑里康威(Gerry Conway),最近在和 SYFYWIRE的訪談當中談論到了他對於網飛(NETFLIX)改編影集版《制裁者》(Marvel's The Punisher)的看法。

在訪談當中他表示:「我完全沒有參與影集的製作,我確實有和節目的製作人談過啦然後我很愛他們在影集裡所做的。制裁者當初原本是被視為一名惡棍而不是一位反英雄的,但當然地在我寫他的第一篇故事時我理解到了他確實是一位反英雄,他有著一個我能夠用來解決故事的道德標準。然後,七零年代是個比較單純的時代,對於你想要寫跟畫的故事是非常黑白分明的,那些故事線不會去深入描寫這些角色們精神方面的深度。大部分的時間,我們就只是粗略概括地描寫他們而已。

到了現在,基於我們對創傷後壓力症候群(PTSD)的瞭解,基於我們瞭解到了在阿富汗不斷地持續進行,且橫跨多個世代的戰爭,是如何影響軍人們,像是制裁者這樣的一個角色可以用來讓我們編劇和繪師著手述說一些重要的事情。

編劇們在影集當中將制裁者作為一個角色詮釋的方向實在是完美,他們接納了角色的瘋狂與暴力但也同時揭露了他正在經歷的痛苦和悲痛。他們將他塑造成了一個有著英雄氣質卻同時也有著缺陷的形象, 一個你不會希望你的小孩去效仿但你也可以理解的人。那是一個很高難度的路線然後他們成功了。」

傑里康威同時也在訪談當中表示了,他對於美國部分執法人員和軍人在他們的物品上使用制裁者標誌,好像是在向制裁者看齊的反感。

「我在其他訪談談過這件事。對我來說,無論何時看到當權者使用制裁者的標誌圖案都是很反感的一件事,因為制裁者象徵的是司法制度的失敗。他應該是對於社會道德體制崩塌,以及在現實中有些人無法倚靠警察,或者軍方這些機關來正確行動的控訴。這位反英雄本質上是一個對司法制度的否定,一個社會失敗的案例。

所以當警察把制裁者的骷髏標誌貼在他們的車上,或者軍人配戴上面有著制裁者標誌的護具時,他們基本上就是站在體制的敵人那邊了,他們在心理上認同了一位法外者。無論你認不認同制裁者,無論你敬不敬佩他的道德標準,他就是一位法外者。他是一個罪犯,警方不該將一位罪犯當作他們的象徵。

不用我多說,在某方面,這就和你在美國公家建築掛上美利堅邦聯(Confederate)的旗幟一樣冒犯人。就我的觀點是,制裁者是一位反英雄,一個在我們和他有所共鳴的同時也會想到他也是一位法外者和罪犯的人。如果一位代表著司法制度的執法人員,在他的警車上放上一名罪犯的標誌,或者以分享挑戰硬幣(challenge coins)來榮耀一名罪犯,那他/她就是在對他們對法律的理解,作出一個非常不明智的表態。」康威在訪談當中解釋。

來源

網友正在看

FB留言板

行為分析小組的冒險將要結束!經典長壽犯罪影集《犯罪心理》將在第 15 季完結~

行為分析小組的冒險將要結束!經典長壽犯罪影集《犯罪心理》將在第 15 季完結~

【DC影集相關】《萬惡高譚市》第5季第2集給觀眾看到貓女的起源故事(有雷)!

【DC影集相關】《萬惡高譚市》第5季第2集給觀眾看到貓女的起源故事(有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