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法交流單元】2019法國安古蘭漫畫節 台灣館參展漫畫家-陳繭的介紹與訪問

投稿者:老爹談影

【上圖是今天介紹的主角陳繭在法國安古蘭漫畫界的人形立牌】

最近台灣紀實題材的漫畫悄悄萌芽,有別於主流日式漫畫的風格,他們藉由個人獨特的筆觸,用自己的生活經驗來呈現台灣的文化底蘊,在各種小故事中傳遞出在地的人情人暖,讓讀者感受到這塊土地上專屬的春夏秋冬。

漫畫家陳繭以作品《海之子》,入選2019年法國安古蘭漫畫節台灣館的參展漫畫家,該作品也曾得過日本鳥取縣國際漫畫首獎。陳繭藉由縝密的考究,細膩的刻畫出台灣特有的討海生涯文化。過去他也曾經畫過《花甲男孩》的改編作品。 

出生於台北的陳繭,在台南的成功大學建築系就讀。外縣市求學的經歷,對於他的創作產生關鍵的影響,尤其台南是文化薈萃之都,在強烈的文化薰陶之下,打開了在都市生活時被蒙蔽的視野,並進而影響了他的創作。他在台南生活了一段長久的歲月,《海之子》便是在這段異鄉生活中所啟發。 

「我覺得台灣義務教育的問題很大,考試時永遠只有四個選項,這樣等於限制了你的思考。」

陳繭一臉認真而肅穆的回答到。他說在建築系就讀時,必須學會自己去找尋問題,並找尋解決這個問題的方式,這跟以往國高中制式化的被動教育方針相當不同,大學的教育體系進而塑造陳繭強大的思辨能力。或許因為這個緣故,《海之子》裡的台詞才會那麼雋永吧?若思考成為日常的習慣,思緒就會像是反覆磨煉的銳劍,總是能在日常的節奏裡刺穿出截然不同的裂縫時空。

我問陳繭大學時期是否曾想過參加漫畫社,他歪頭想了一下,然後說到:「其實當時我沒有很想參加學校的社團,因為我們系上有許多不同種類的藝術賞析活動,我可以跟系上的人有許多不同領域的交流,所以比較沒有參加其他社團的想法。」

 跨領域創作 「二手衛生紙中學部」

獨立專輯《電氣女皇》

陳繭在就讀建築系期間,認識了現在綽號Adon的合作夥伴,他們組織了名為「二手衛生紙中學部」的創作團體,進行漫畫與音樂的跨領域合作,他們獨立製作的專輯《電氣女皇》入圍了2014年金音獎「最佳專輯」與「最佳新人」。這段合作的契機肇始於阿中相當喜愛陳繭的畫作,陳繭聽了Adon所創作的歌曲後也覺得非常欣賞,便畫了一張圖表達了關於音樂的一些感受,兩人便結下了合作之緣。

「跨領域的合作創作其實沒有這麼容易,因為兩個人必須理解彼此的個性,才能找到共同的默契。」

陳繭與Adon曾是大學同窗,所以非常了解彼此的個性,因此圖像與音樂上的合作上便很快的進入狀況。Adon的詞曲聽來就像是在遙遠的夢幻國度,陳繭的特異的畫風剛好將歌詞裡朦朧的意境具體呈現出來。

圖:專輯內的插畫

我好奇的問陳繭音樂是否對於他的繪畫產生關鍵性的影響,陳繭說只要是任何好的藝術,都能成為創作上的養分,所以沒有特定愛好某種形式的藝術。陳繭與Adon接下來將要進行新的跨領域合作,這次的形式會是一首歌繪製一幅短篇漫畫,整體的風格該如何統一將會是最大的挑戰。

文化差異上的體驗

海之子裡有一句讓我印象深刻的台詞,這樣寫道:「你知道怎麼分辨東京人嗎?如果你盯著一個人的眼睛,卻完全看不出他在想什麼,那就是東京人。」其實這句台詞也讓我想到陳繭本人,我時常無法洞悉他雙眼裡的思緒,因為他的思緒過於豐沛,各種躁動的情感形成彼此制衡的寧靜。在他的每一個步伐與吐息間,感性與理智的糾結從未停歇過。

陳繭曾在日本待過一段時間,這句台詞的靈感來自於出國前的日語教育,以及工作經驗集結而成。他認為在日本工作沒有遭逢到嚴重的種族隔閡問題,起居上沒有遇到無法適應的地方,回到台灣一陣子的他,甚至覺得台北與東京愈來愈像了。反倒是出版社戰戰兢兢的嚴謹態度,從此影響了他的創作。

「有一次因為我作品裡一些細節沒做好,被出版社編輯嚴厲的斥責了一頓,認為我沒有花時間用心創作。實際上我真的花了很多時間創作,但我很感謝編輯對我的批評,他讓我理解該在創作裡留意些什麼。這在台灣是很難經歷的一段過程。」

除了漫畫連載的工作外,陳繭還在東京的餐廳兼職。工作期間有一個店長讓陳繭印象深刻,他到職後不到三個月的時間,就摸熟了店裡所有員工的個性,有的時候還會指出陳繭沒有觀察出來的地方。他認為在餐廳兼職的這段時間,獲得了許多別於漫畫創作外的經驗。

未來的創作計畫

我問陳繭接下來有什麼樣的創作計畫,他說會繼續從《海之子》發展一個系列作品,彼此故事不會有直接的延續,但每個故事都圍繞在一個關鍵的核心。除了自己的作品之外,還會與同伴Adon創作漫畫與音樂合作型式的專輯,最大的挑戰就是要讓圖像與歌曲成為無法分割的靈魂。

除此之外,陳繭也正進行另一個短篇系列的創作,該系列源自於化學現象「熵」,主題是描寫在那些日常生活軌跡之下,由無數幾乎沒人察覺的光怪陸離所堆疊而出的混亂失序。

「『熵』這個系列會是由許多不同的單元劇所組成,這些故事的意念就是從微小的地方呈現詭異的社會現象。」

目前《熵》有三部短篇作品,分別為「火爐」、「與豬的愛情故事」以及「一日」等三部作品,每一篇都是藉由詭異的故事傳達都市角落裡被人遺忘的荒謬,用前衛的圖像來詮釋在日常裡逐漸蔓延的詭譎,精準的文字與分鏡結合成獨特的黑色幽默。

「你覺得在海之子裡,有什麼讓你印象深刻的橋段嗎?」

在我按下手機結束訪問的錄音時,陳繭傾身向我問到。我仰起下巴,望著頭上稍微搖晃的吊燈,在腦海裡迅速地把漫畫裡所有的畫面快速地翻閱一遍。

《海之子》裡有一場戲,是男主角黑澤要前往日本進行漫畫創作,他的養父母都前來送行。黑澤搭上火車前,父親對他這樣說:「出了碼頭,就不能去想陸地上的事,要全神貫注、當激力斷。」這句漫畫台詞也讓我聯想到陳繭本人,他就像是離開了港口的人,分分秒秒的眼神,都傳達出專注於創作思考的焦慮,他在人生的風浪裡從未因遲疑而轉舵,瘋狂自律而堅持創作的他,將人生的每一刻鍛造出不凡的印像。


現在《熵》三部作品,以及簽名專輯《電氣女皇》已於獨立書店Magasick販售

陳繭個人頁面

https://www.facebook.com/chenjianart/?ref=br_rs

網友正在看

FB留言板

【漫威宇宙相關】究極蜘蛛人變得更究極!?奧托用末日博士的方式取得銀色衝浪手等級的力量~

【漫威宇宙相關】究極蜘蛛人變得更究極!?奧托用末日博士的方式取得銀色衝浪手等級的力量~

【漫威宇宙相關】蜘蛛關在自己個人連載弔唁在《蜘蛛末日》死去的蜘蛛人們!

【漫威宇宙相關】蜘蛛關在自己個人連載弔唁在《蜘蛛末日》死去的蜘蛛人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