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評專欄】《驚濤佈局》:絕對料想不到的高反差逆轉


(文章後段涉及劇透,還請慎讀)

2019年雖然才剛揭開序幕,但本片很可能率先已成年度最獵奇、最令人目瞪口呆(是好是壞,端看合不合觀眾胃口)的電影之一。擔任影集《浴血黑幫》主創之一的英國鬼才編劇史蒂芬奈特真不知是哪天意外被雷打中,突發奇想把一個Cinemax或好萊塢電影台平常只會拿來墊冷門時段、而且觀眾還不見得有意願全程收看的B級懸疑題材,寫成一部進展到中後段瞬間急轉直下變成《楚門的世界》的科幻(?)電影。

當你以爲這部電影從原本看似不知所云、同時又非常庸俗老套到可能令失去耐性的你覺得在觀影過程中跑個五趟廁所都沒差的半吊子懸疑片,忽然決定輸出轉檔為《楚門的世界》已是全片最大的翻轉時,編導隨後便在結局給予我們另一次下馬威,告訴你這部片其實捕魚版的《殺客同萌》,我幾乎可以聽見導演一邊竊笑一邊得意洋洋地說著:嘿嘿!想不到吧?雖然《頂尖對決》裡的米高肯恩認為「觀眾想要被騙」,不過有些騙術含有反效果的風險,可能會讓人想把整桶爆米花砸向銀幕。

先假藉平淡的公式化鋪陳矇騙觀眾,只為烘托逆轉設計所帶來的後座力之手法,和《詭屋》極相似(兩片的翻轉恰巧也都很「楚門」),但《詭屋》具有《驚濤佈局》所缺少的優勢:恐怖片影迷的信仰式擁戴。另一點則是《詭屋》打從一開場就在為後續的轉折進行鋪陳,並在合適的高潮點安排兩條原本看似平行的主線產生正面交錯,而《驚濤佈局》既無和特定觀影族群對話的情感連結,也沒有在影片的前半部釋出足夠的線索(但這並非缺失,而是編導的刻意為之),因此註定難以得到如《詭屋》那般的群眾支持度。

此種營造前後反差劇烈的手法,猶如讓觀眾看了兩部不同的電影,遺憾的是,兩部電影觀眾最終都不買帳。但就個人而言,倒是很喜歡這樣的佈局,當我在片尾的揭曉時刻才終於明瞭,原來這部電影講的是一名男孩的內在掙扎、一個男人與宿命之間的拉扯,回過頭稍加思索便發現,其實導演早已事前埋藏了諸多隱晦的暗示;兒子對弒(繼)父的渴望,即是父親追捕的那隻名為「正義」的黑鮪魚,兒子下令苦勸父親放棄殺害繼父念頭的舉動,實則反映兒子幾度猶豫的心魔交戰。

一切始於兒子對已故父親的思念,整部電影的內容全部源自一個男孩腦內的幻想劇場。之所以形容為《楚門的世界》,在於腦內的父親驚覺他身邊的親友全是NPC,之所以比喻成《殺客同萌》,在於兒子分析抉擇的過程,全是透過腦內劇場來體現,他將自身面臨的猶疑不定,模擬成一趟「接受宿命抑或違背宿命」的孤寂放逐,但實際上,這都是他與自己的一對一談話。然而這份無形之中瀰漫的宿命感,有很大一部份也是靠馬修麥康納天生的瀟灑氣場支撐起來的,心有執念、充滿掙扎的角色,交給他扮演再適合不過。

儘管有(極)少部份的觀眾欣賞這種創意,不過多數人顯然無法接受,《驚濤佈局》不可避免收獲了負遠大於正的惡劣評價。選擇如此的敘事方式挑戰觀眾的耐心和邏輯確實非常大膽,但我也相信史蒂芬奈特心裡早已有底。前半段之平庸,會讓人不禁懷疑這群一線演員為何願意接拍,後半的發展則或許會令你豁然開朗,或許這些演員都被中後段的轉折給打動了。敘事上的膽大、創意度,我認為不輸史蒂芬奈特六年前大獲好評的《失控》。

據說黛安蓮恩的角色原本是由鄔瑪舒曼接演。其實包養男人的貴婦比較貼近鄔瑪的氣質,黛安反而缺少那份勾人的饑渴感,只可惜因為檔期衝突,鄔瑪不得不與本片擦身而過。台灣片商強打安海瑟薇全裸露點上陣,結果不論是小安還是黛安,雙安的床戲半粒籽兒都沒見著,麥康納的屁股特寫出現的頻率倒是挺高的,這是否算廣告不實?

文:Joker

網友正在看

FB留言板

【DC動畫相關】《少年正義聯盟:局外者》用了《少年悍將GO!》的風格表達了黑暗議題!

【DC動畫相關】《少年正義聯盟:局外者》用了《少年悍將GO!》的風格表達了黑暗議題!

《謀殺綠腳趾》「督爺」、《慾望城市》「凱莉」跨界合體!時代啤酒超級盃宣傳廣告釋出!

《謀殺綠腳趾》「督爺」、《慾望城市》「凱莉」跨界合體!時代啤酒超級盃宣傳廣告釋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