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得投稿單元】《小飛象》:一部探討如何用勇氣來面對現實的質疑與否定的電影(無雷)

撰寫者:老爹談影

真人版的【小飛象】宛若是一封跨時空的信,詢問過去那些當年欣賞原版【小飛象】的小孩,現在是否還過的幸福?是否已經嚐盡冷暖而對現實的世界心灰意冷?當年的【小飛象】教導我們接納自己的獨特與缺陷,而提姆波頓的【小飛象】,則像是安撫現在那些無法在冰寒社會證明自己價值的靈魂們。

有別於原本動畫以動物擬人化作為視角的敘事,2019的【小飛象】則是以小飛象為中心,描寫著周遭人們面對的問題,小飛象就像是一面鏡子,鏡射了所有人面臨的挫折與煩惱。1941年原版的動畫,是小飛象作為主角,故事的命題為「接納自己的缺陷,並將缺陷發揮為無可取代的優點」,故事的核心非常凝聚 ; 2019真人版【小飛象】的主角是一名斷臂的軍人霍特(柯林法洛/飾),與小飛象的存在相呼應,並由眾多角色來構築尋找自我價值的命題。

兩個版本的敘事方式相較起來,真人版的劇情稍顯鬆散,原版小飛象渴望與母親珍寶重逢的悲傷被弱化了些許,原因在於焦點落在人類的身上,母子拆散的情緒無法完整的連貫,動畫版的小飛象必須面對跟克服的問題,都分散到許多的角色身上,造成核心精神的輪廓不夠具體。

史蒂芬史匹柏執導的【戰馬】,也用了類似動物擬人化的視角,來詮釋人類戰爭世界的殘酷與溫情,但因為視角大多以馬為主,身邊經歷的人大多是短暫的過客,整部劇情始始終很有力道的集中在「返家」的主題上,心境與宛若戰場上那些渴望與家人團聚的士兵一致。【小飛象】的霍特雖然少了一支手臂,也落得必須重新尋自我價值的困境,但至少面對大財團的壓迫時,馬戲團團長還是一個有自我主張的人,團員之間也有相同的默契,與原版動畫裡小飛象面臨被同伴排擠的處境相較起來,也還幸福一些。

但我認為真人版【小飛象】想要呼籲的重心,不再是接納自我與身具來獨特,而是面對更現實冷酷的社會,保持純真遠比追尋天邊的幻夢更顯得重要,我們總是以為追求巨大的成就能得到幸福,但腳踏實地的感受身邊的風景,才發現我們要找尋的幸福並不在那些由金錢構築的幻影,而是在已經錯過的路途上。雖然當年小飛象尋母的傷感淡化了,但視角轉換到人類身上後,我們更能體會到現實的殘酷與童年信仰的衝擊,同時感受被療癒的溫暖。

真人版的【小飛象】的主題,著重於「樂園的崩壞,才能解放被束縛的靈魂」,當我們愈試圖呈現壯觀華麗的景致,愈需要更多願意放棄自己本性的人,才能打造一個大家嚮往的天地,無論是人類或是被奴役的動物,都需要從這個虛假的樂園被解放。電影中的小女孩立志成為像居禮夫人般的科學家,面對同樣用高科技打造的現代樂園,產生出科學如何為人類帶來幸福的思辨,我們用科學來驗證真實,同樣的我們也在用科學打造虛幻。

雖然劇情的設定上反派顯得有些樣版,運鏡上也沒有太多驚為天人之處,但看著小時候童年喜歡的角色,引領我們再度有勇氣面對現實的質疑與否定,我想也是值回票價了。


網友正在看

FB留言板

你到底是誰啊?《小丑》電影演員形容電影將是一場「精神病患者的研究」

你到底是誰啊?《小丑》電影演員形容電影將是一場「精神病患者的研究」

【DC宇宙相關】蝙蝠俠與叔比狗合作故事的偵探組織如今被偵探漫畫 1000 期弄入正史中

【DC宇宙相關】蝙蝠俠與叔比狗合作故事的偵探組織如今被偵探漫畫 1000 期弄入正史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