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遊戲懷舊專欄】《末世騎士》─神魔之戰的異色之作

撰文:Hasegawa Naoki

2010年發行的《末世騎士》(Darksiders),是由Vigil Games開發、THQ發行的動作冒險遊戲。遊戲以啟示錄的4騎士(4 HorseMan)為題材(講到這邊八成有人會問天啟4騎士不是出自X戰警?其實X戰警的天啟與4騎士也是脫胎自聖經中啟示錄)重新詮釋的故事。該遊戲綜合了名作《薩爾達傳說》(The Legend of Zelda)的大地圖冒險與戰神(The God of War)的QTE處決動作特點曾風靡一時,遊戲本身更是分別在2016年與2019年2度重製,順便一提,第2次重製是對應任天堂Switch平台的版本,將於美國時間4月2日上市。

遊戲的故事描述自古以來,由於天堂與地獄針對人類所在的現世該由誰管轄的爭戰不休導致雙方元氣大傷,最終雙方暫時各退一步,由第3方勢力「焦灼議會(Charred Council)」與其所屬的4位天啟騎士(Apocalypse HorseMan)見證下訂立了停戰合約慢慢積聚戰力,並以流落在現世的7道封印(Seals)作為停戰的依據,而當7道封印全毀時,也就代表了人類已到滅亡之時,神魔之戰將在現世重啟,而四騎士將會親自仲裁這場戰爭的結果。

 然而不知為何,在最後一道封印尚未毀滅的情況下,天堂與地獄突然無預警的在現世開戰。此時四騎士中的戰爭(War)在不明究理的情況下被召換至現世,無辜的他被誣指為造成現世毀滅的幕後黑手,為了證明自身的清白,戰爭必須回到殘破不堪的現世找尋真相,然而當他發現真相時,將會…(欲知詳情如何,請自己去玩遊戲)

(為了證明自己的清白,高高在上的天啟騎士也要跑去作清道夫…)

以如今的電玩遊戲來講,《末世騎士》在視覺效果與遊戲系統上可能無法與現今的熱門遊戲相比(畢竟已經是9年前的遊戲了),而且在造型設計上也曾有玩家質疑是否有抄襲線上遊戲《魔獸世界》之嫌(說一個有趣的事,《末世騎士》遊戲主角戰爭的配音員Liam O'Brien正好也是《魔獸世界》的伊利丹配音員),除此之外,遊戲中一大半的流程都是在趕路跑地圖(案例之一,玩家要去殺蝠后提亞馬特時,居然要從某個熔岩地帶搶一隻獅鷲獸飛個大老遠跑到一座古堡去殺她…而且沒有捷徑),另外雖然遊戲中為主角設計了多種不同的武器,但是大多數以解謎成份與功能性居多,殺傷力部分甚至連主角原本的大劍都不如,而且有的武器還要花時間瞄準…

(從2010年的遊戲來看,《末世騎士》的美術設計已經很不錯了)

但是《末世騎士》的優點之一在於關卡與解謎部分的設計上,這是《末世騎士》中較為成功的部分。在動作性方面,遊戲中隨著敵人不同,其瀕死狀況下的處決動畫也有相異。而最令玩家推崇的故事情節安排上,雖然劇情就是很普通的單線性劇情,但隨著遊戲劇情的推進,玩家也跟著主角戰爭慢慢的發現隱藏在背後的事實真相,遊戲中的天使與惡魔也非傳統教條下的善惡兩元,你會在遊戲中發現,最講道義跟規矩的竟然是一個惡魔。而陷主角於不義的幕後黑手居然是…

(這年頭惡魔比神還要講道義…)

總而言之,雖然續作《末世騎士II》與《末世騎士III》的差強人意,可能導致天啟四騎士的故事最終無法圓滿結束(原本的構想應該是四位騎士各擁一代劇情,最後回歸一代終盤7個封印全毀四騎士齊聚成就真正天啟),現實中遊戲廠商THQ更是在2012年一度破產之後重組為THQ Nordic才能繼續經營。但是《末世騎士》分別在2016年與2019年二度重製販售,在某種程度上也證明了其經典程度,至少筆者有空還是會重啟電腦再次回味這個真假善惡難辨的世界觀(有誰會知道幾年前在大賣場買的2010年光碟序號,在之後某一天居然能無痛升級成2016年重製版本…)




網友正在看

FB留言板

【影評專欄】《小飛象》:披著迪士尼外皮的《剪刀手愛德華》全新復刻

【影評專欄】《小飛象》:披著迪士尼外皮的《剪刀手愛德華》全新復刻

【漫威漫畫相關】《蜘蛛人:生平故事》是小蜘蛛粉絲必讀的漫威 80 周年紀念故事!

【漫威漫畫相關】《蜘蛛人:生平故事》是小蜘蛛粉絲必讀的漫威 80 周年紀念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