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評專欄】《阿拉丁》:依附前人經典的清淡附屬品,叛逆不再的溫馴蓋瑞奇


時間回到2016年,當我初次聽聞迪士尼有意延攬蓋瑞奇執導真人版《阿拉丁》,反應就和多數人一樣訝異,反骨又調皮的蓋瑞奇+老少咸宜的米老鼠,這個組合萬萬也想不到居然會有搭上線的一天。當時也盛傳迪士尼策劃的是一部非傳統觀點、非線性敘事的創新版本,這令我更加好奇迪士尼是否決定放手一搏,讓蓋瑞奇拿著大筆預算盡情揮灑,把《阿拉丁》拍成中東版《兩根槍管》般充滿個人風采,將傑森史塔森過往在他舊作裡頭的街頭混混形象投射在同樣混跡街頭的阿拉丁身上。

想當然,這些私心的憧憬幻想,很快就被連續幾支預告片給予以擊滅,但身為蓋瑞奇的腦粉,直到觀看正片之前,我仍不死心地抱著最後一絲期盼劇中仍有機會出現些許蓋氏印記的蹤影,可惜事與願違,從前無論偵探小說、諜報動作、奇幻史詩均能輕易滲透英式獨有痞味的蓋瑞奇,此番受命於米奇大帝的麾下,終究得入境隨俗,規規矩矩地遵循正統的迪士尼童話公式,無法再像過去幾年待在華納兄弟時那麼隨意的忠於自我。

但若迪士尼打從初始一心就只想製作路線保守的真人化電影,那我就更不懂選擇僱用蓋瑞奇的意義何在了,任何人都看得出來這部《阿拉丁》完全不像出自咱們痞蓋的手筆,總覺隨便抓個執行導演來掌舵,產出的成品也相差無幾,全片和蓋瑞奇較有直接關係的環節,唯獨阿拉丁街頭小賊的身份湊巧是他向來最偏好的角色類型而已。忽然看見蓋瑞奇變得如此收斂、圓滑,儘管約可理解其背後的因素,但一時之間還真有些難以適應。

真人版的劇情走向大致和動畫版無異,僅有部份段落進行細微更動、額外新增戲份不多的配角(而或許是擔心動畫版的內容不足以填補真人電影的片長,於是中途更加碼撮合一對意料之外的情侶檔),在這些新編之中,最為值得一提的是補強茉莉公主的人物動機,順應當代社會氛圍的變遷而注入更多女性自覺的著墨,茉莉不再只因嚮往自由、等待真愛而屢拒每樁婚事,她更積極關心民生,渴望參與治國,她和阿拉丁的婚姻,也不再需要得到父王的允諾,而是由自己決定。真人版對茉莉的新詮,不僅讓她幾度搶走阿拉丁的主角鋒芒,也多了一層打破平民/權貴隔閡的寓意,茉莉一心盼望拉近與人民的距離,而她也確實因這段跨越階級的戀情不只嚐到了自由,也看見了真正的「Whole new world」。

原版動畫對茉莉公主的描寫,原封不動移植到真人版勢必是無法相容的,動畫版的茉莉渴求自由與愛情的動機明顯粗淺,而這種粗淺僅適用於動畫的格式,放入真人電影只會顯得突兀且薄弱。真人版針對茉莉的強化,既是跟進時代的性別意識轉變,亦為劇情合理性之必要。但不得不說,茉莉於後段高歌的新曲「Speechless」的Part 2很大程度地毀壞了前面對茉莉的心境鋪陳,尷尬爆表的MV感不提,光是將這首理應投入時間醞釀節奏的曲目,安插在一個反派正忙著揚威的慌亂時機就非常弔詭,歌曲本身無提供角色足夠的時間累積情緒,導致這首本該象徵茉莉宛如掙脫枷鎖的登高一呼,反而像是在看一個任性的女生在眾人面前咆嘯兼鬧彆扭,情緒衝得又快又急,沒留下滿腔的激昂,只給人滿頭的黑人問號。

歌舞場面意外的麻木無感,排場熱鬧有餘,但也就僅止於此,角色獨唱的時刻則不怎印象深刻,一來曲目長度極短,使得場面調度也只僅以秒數極短的長鏡頭帶過,沒能駐足太多時間。多數的舊歌大家早已耳熟能詳,很難再詮釋出堪比原唱的強烈感動,但同是歌手出道的娜歐蜜史考特、威爾史密斯依舊拿出了往常的專業水準,尤其倍受關注的威爾,也成功帶入擅長的嘻哈元素「做自己」,嘗試與羅賓版做出區隔。相形之下,歌唱經驗鮮少的梅納馬蘇德,戲就被他們吃掉許多,至於各界無人看好的賈方,在被砍歌之後,又令原已低落的氣場再度下修。

迪士尼真人化系列的品質時好時壞,《阿拉丁》算是尷尬的處在不上不下的中間值,起碼沒像《美女與野獸》徒剩膚淺到令人煩躁的笨重懷舊,但也難和完成度最高的《仙履奇緣》《與森林共舞》平起平坐,所謂的「迪士尼魔法」,在這部電影我領會不到。我強烈懷疑蓋瑞奇接著案子只想來兼差打工、拿錢辦事的,真心覺得他不適合、也沒必要和迪士尼合作。如果蓋瑞奇是在別家片廠拍非歌舞版的《阿拉丁》,想必會比現存的此版「有趣」倍增。這部《阿拉丁》既成不了一部正宗蓋氏電影,也難稱得上是值得留名的迪士尼電影,它就只是一個外包裝稍為精緻一點、依附前人成就的附屬品,如此而已。

文:Joker                  

網友正在看

FB留言板

【日美韓合作單元】為慶祝哥吉拉 65 周年!三國聯手製作相關主題的塔防遊戲~

【日美韓合作單元】為慶祝哥吉拉 65 周年!三國聯手製作相關主題的塔防遊戲~

這世上只能有一個印地安納瓊斯!哈里遜福特表達無交棒意願!

這世上只能有一個印地安納瓊斯!哈里遜福特表達無交棒意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