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評專欄】《玩具總動員4》:玩具們的存在主義焦慮,重新定義系列作的申論與新解


正當全世界的所有觀眾、包括皮克斯的全體團隊都認為《玩具總動員3》是最完美的休止符,有個人卻把這個系列看得更遠,他從未想過《玩具總動員3》就是大結局,他反而將安弟故事線的收數,視為全新篇章的起點,一條全新的道路,那人便是參與了該系列每集劇本編寫的《瓦力》《海底總動員》導演-安德魯史坦頓,他自行主動提案,成功說服了整間向來對開發續集電影相當謹慎的皮克斯,《玩具總動員3》從此不再是句點。

皮克斯創立元老之一的約翰拉薩特,在他因職場性騷指控而從迪士尼、皮克斯的創意總監一職卸任(現已跳槽到天舞影業的動畫部門擔任負責人)前也曾經表示,《玩具總動員4》並非基於市場考量產出的續集,而是他們確實找到足以再次驅動故事的新靈感。這份創作初衷完全能夠體會,第四集證明了自己更進一步回覆了某些我們可能未曾思考過的問題,或者這些念頭曾經躍過我們的腦海,但電影卻尚未給出解答。

因為第四集的誕生,整個系列的共生結構如今又有了其它轉變,以往《玩具總動員》與《玩具總動員2》的互文關係總是特別突出、緊密,胡迪在首集引導巴斯光年「走出角色」接受玩具的身份,巴斯光年隨後便在下一集反過來引導迷失的胡迪重新做回安弟的玩具,角色位置的顛倒,使該兩集因此建構出一條獨立於第三集之外的特殊連結,一如《汽車總動員2》主角從麥坤變為脫線,《海底總動員2:多莉去哪兒》從馬林改換多莉尋親,《超人特攻隊2》從鮑伯換成荷莉尋找事業第二春,角色定位的調換錯置猶如皮克斯的續集傳統。

而現在,《玩具總動員3》也找到了一部和自己互文的系列集數:《玩具總動員4》。兩集談的均是道別,但要「道別」與「被道別」的對象卻不盡相同,這一回,更接近專屬於玩具單方面的放手,電影同時也讓玩具們探索著涉及存在主義的煩惱;如果主人總有一天不再需要擁有玩具,那麼玩具是否可能也有不再需要追尋「被擁有」的一天?玩具只能為服侍主人而存活嗎?玩具只能服侍特定的主人嗎?不被寵愛,就失去存在價值了嗎?

這些哉問,把《玩具總動員》系列帶往了非常膽大的領域,甚至有點像在推翻前三集所設下的結論,身為玩具,滿足「自己被玩」、滿足「人類把玩自己」是他們與生俱來的生存動力,但作為具有思考能力的生命個體,他們以往似乎從未思考過「拒絕為人類服務」的可能性,即便是熊抱哥、邋遢彼得、或是本集登場的蓋比蓋比這些被遺棄和忽視的玩具反派,他們的目標也脫離不了宣洩對人類的憤恨、不惜代價尋求重新被珍惜的機會。

從服務人類的任務中解除,這個命題很容易令人往「玩具起義反抗人類」的灰暗走向聯想,不是沒人動過這種腦筋,《晶兵總動員》便實際操練過一回,但這並非皮克斯的本意。胡迪一直是玩具的忠誠代表,他自然而然即成為了解開這道謎題的最佳人選;他在第一集費盡唇舌才讓巴斯體認到自己身為玩具的真相,現在他必須再度把當年說服巴斯的那套運用在叉奇身上,他不再像當初因失寵而忌妒巴斯一樣的忌妒叉奇,而是欣然鼓勵別人代為實踐他所堅信的「玩具服務價值」,然而叉奇介於垃圾和玩具之間的模糊定義,卻讓胡迪轉向反問自我的本質。

玩具能「被需要」到何種程度?這是本集拋出的其一疑問,胡迪一夥從安弟家一路轉手到托兒所、邦妮家,遊樂園、二手古董店架上的新舊玩具也紛紛期盼著(再)度過陪伴玩耍的時光,但孩子喜新厭舊、歷經再多次的轉手,玩具終有被遺忘、淘汰的一天,我們鮮少對胡迪堅定不移的忠心感到困惑,但《玩具總動員4》選擇讓他的忠誠接受最殘酷的考驗,胡迪不再執著於「被需要」,而是理解到「不被需要」,體悟到自己的功成身退,或許正是作為玩具的終點。

歷經新舊角色豐富眾多、逃亡越獄緊湊萬分的《玩具總動員3》,《玩具總動員4》的規模相形之下顯得有些縮水,胡迪的成長曲線為全片的重點主軸,其它老班底的出場時間因此大幅受到壓縮,算是美中不足的遺憾,加上除蓋比蓋比一角擁有心碎又暖心的轉折,基努李為配音的卡蹦公爵、阿奇與阿皮配音的鴨霸與兔崽子這些宣傳期主打的新玩具反而插花成分居多,論熱鬧度,確實難和前集匹敵。《玩具總動員4》也許無法超越《玩具總動員3》在人們心目中的地位,但它就像不可或缺的拼圖,有了它附加的後續補述,才能讓這系列更趨完整。

PS:身為《玩具總動員》的原型前身,小錫兵這次的客串格外驚喜。「Midnight, the Stars and You」一曲的置入,應是繼首集阿薛家的地毯之後,全系列最顯眼的《鬼店》哏了。

文:Joker

網友正在看

FB留言板

【電玩相關】《最後一戰》有望登陸PS4?論XBOX獨佔遊戲是否有望推出其他主機版本!

【電玩相關】《最後一戰》有望登陸PS4?論XBOX獨佔遊戲是否有望推出其他主機版本!

一「毒」再「毒」!湯姆哈迪確認續演《猛毒2》!

一「毒」再「毒」!湯姆哈迪確認續演《猛毒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