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足之蟲死而不僵?《星際大戰:絕地大反攻》的「西斯已死」是謊言嗎?

撰文:感覺快要被掐脖子的Hasegawa Naoki

某種程度來說,《星際大戰》的主軸一直在絕地與西斯的善惡鬥爭,或者說面對自己內心的黑暗與擁抱自己內心的黑暗兩派人馬的衝突,而故事重這段歷經數千年來的衝突,在《星際大戰:絕地大反攻》中似乎以墮落黑暗面的安納金‧天行者,在看到面臨生死關頭的兒子時幡然醒悟,故犧牲自己去終結白卜庭/達斯西帝,就此終結了西斯的傳承,看起來絕地終獲勝利,但是...

雖然從《原力覺醒》到《最後的絕地武士》中,以史諾克為首的第一軍團First Order替代了西斯成為故事中的反派陣營,但是繼新生西斯風暴兵的問世,以及白卜庭在《天行者的崛起》預告中那噁心的笑聲,似乎都在暗示西斯勢力即將捲土重來的徵兆。

(每次聽到他的笑聲,筆者晚上就會做惡夢...)

在《星際大戰》的世界之中,西斯與絕地的鬥爭從未終止,即使西斯曾一度敗北,但是他們會潛伏在人群之中伺機尋找瞬間翻盤的時機,歷經數千年來的演變,他們就像是一把隱藏在黑暗中的利刃,等待著給光明致命一擊的瞬間。即便這些過去的歷史在迪士尼整合的世界觀下逐漸變成了野史,但是也代表著西斯那有如蟑螂一般的生命力。但這是否代表了當初預言的失準呢?

在《星際大戰》首部曲到三部曲中,曾有預言諭示「一名天選之子將會為原力達到平衡。」預言中並沒有說到「黑暗」或「光明」一方將會敗亡,預言承諾的只有「平衡」,很顯然故事中許多人都誤解了這段預言。

此外,關於凱羅‧忍/班‧蘇洛與原力黑暗面的關係。早期的說法是凱羅‧忍和他的主人史諾克不是西斯,而是新的勢力。然而,第一軍團和西斯之間有許多異曲通工之處。凱羅‧忍和史諾克都在抗拒絕地教義,而且帶著西斯標誌的紅色光劍。儘管可以選擇接受盧克的所有前任學圖,但斯諾克似乎堅持西斯的一師一徒規則。另外不要忘記,凱羅‧忍最崇拜的人是達斯‧維德,他本人也是西斯領主之一。(

(一步錯,步步錯)

對於凱羅‧忍來說,從接觸原力的黑暗面到將第一軍團轉變成為西斯軍團十分容易。 這可能與之前提到的西斯風暴兵,這個兵種被盧卡斯影業定調為「帝國/第一軍團的演化」。 即使《星際大戰》似乎想將第一軍團定位與西斯不同的個體,但看起來它們最後還是殊途同歸。

即使這個說法將原《星際大戰》四到六部曲的快樂結局給扭曲掉,某種程度來說也不是一件壞事。 當一個像西斯那樣廣泛而強大的邪惡力量已經建立起來時,如果沒有能與之分庭抗禮的勢力,就很難取代這個經典的反派勢力。 當一個像芮這樣的新英雄成為新世代的英雄崛起時,唯一能夠阻擋她的邪惡勢力也會應運而生,就如同有光明的地方必有黑暗。

直到《天行者的崛起》發布之前,我們無法知道這種回歸會以什麼形式呈現。 雖然許多人正在熱議白卜庭/達斯西帝是否會重振西斯的榮光,但考慮到其他因素的話,白卜庭不一定有足夠的力量回歸現世。 相對的,他的影響力可能藉由其他方式傳播,或著是說他會將凱羅‧忍正式引導成為一個西斯領主。

雖然安納金與路克這對父子在某種程度上終結了西斯的暴政,但任何接觸黑暗原力的人,可能不免會成為西斯的一份子,就如同一種詛咒一般。

儘管《星際大戰》四到六部曲將白卜庭的失敗視為原力黑暗面的終結,和銀河系光明前景,但從本質上講,西斯在長久以來一直式絕地的死敵;這條以痛苦開始,同樣以痛苦結束的道路。終究還是成為絕地武士的最強阻礙。

新聞來源:CBR

網友正在看

FB留言板

孩之寶有意重啟【金剛戰士】電影?看看2017版電影演員怎麼說。

孩之寶有意重啟【金剛戰士】電影?看看2017版電影演員怎麼說。

【DC宇宙相關】知名導演約翰·卡本特將製作小丑的特別故事探討他如何度過《惡棍年》!

【DC宇宙相關】知名導演約翰·卡本特將製作小丑的特別故事探討他如何度過《惡棍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