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評專欄】《獅子王》:枯燥無魂的複製貼上,空有奇觀的塑料仿製品

就在這部寫實化的新版《獅子王》正掀起電影工業的技術革命之時,十九年前的迪士尼影業,也曾嘗試製作過角色全CG繪製、遊走在真人片與動畫片邊緣的擬真電影:《恐龍》,片中所有恐龍的表皮質感及光影效果,同樣如實景電影般逼真,但演繹擬人化的聲調和神情(剛好也和新版《獅子王》一樣均邀請了艾爾芙伍達擔任配音),不過當時的迪士尼,可沒像現在讓全世界因煩惱該視《恐龍》為動畫片或真人電影而傷透腦筋,迪士尼明確地定位《恐龍》就是動畫,並將其列入經典動畫長片的第39部。

強法洛導演先前受訪也坦承,連他自己和迪士尼都不知道該將這部重製定位為電影抑或動畫;這是很有趣的一件事,十九年前,他們認定《恐龍》是動畫,十九年後,他們卻突然不知道如何歸類相同形式的作品,《恐龍》絕大多數的場景甚至是劇組親訪實地拍攝的,連場景全是電腦生成的《獅子王》卻離動畫的定義更遙遠?據說迪士尼已宣稱,《獅子王》是「新型態媒體(all-new medium)」,果然為了美化謀利的企圖,什麼名目都掰得出來 XD 不管它叫真人、真獅、真獸、擬真、還是3D動畫版,我們都得承認該版消耗品牌的商業價值,恐怕都遠大過說一個好故事的誠心。

上週滑到某家給予負評的外媒,該文作者直接拿葛斯范桑二十年前被幹翻的《驚魂紀》重拍版比喻《獅子王》同樣無意義的高還原度,當下忍不住笑出聲來,事實上,他也形容得沒錯。個人對《獅子王》、乃至於所有迪士尼動畫向來都是看看就過,沒啥特別偏好,少了情懷的美好濾鏡,擬真版給我的觀後感,真的就是nothing but無聊,這種連好些分鏡構圖都長得一模模一樣樣、片頭片尾上title字卡的剪接點也分毫不差的重製,真的有削錢以外的意義嗎?

劇情不必廢話,百分之九十以上全是「Ctrl+C」「 Ctrl+V」,頂多刪刪修修幾句台詞(但大部份延用原版),增加一兩場可有可無的小場次,但總體上與原版動畫並無二致,時而刻意的精簡段落似乎想和原版做點區隔,卻反而阻礙劇情推進的合理性,某幾場戲常給人「明明可以把話講得更清楚,卻堅持要和原版不一樣,於是刻意省略細節步驟,反造就輕怠嫌疑」的感受,是仗著大家已經看過好幾遍、所以反正沒差的意思嗎?既然追求高還原到這種程度了,何必還硬改劇本呢?

拍成了寫實風,卻不想拍出寫實電影的戲劇邏輯,而是依賴著動畫獨有的情境不肯割捨,畫面固然寫實,動物的臉部肌肉亦僵得真實,但也因而和演員的卡通式聲線時有脫節,演員的聲配再賣力,這些虛擬動物的顏面神經始終不為所動,彷彿各演各的,無法完全將演員的情緒精準傳遞,以辛巴為例,演員的聲音已經在為木法沙之死啜泣了,辛巴卻還在面癱,不是我硬要嫌,但凱文詹姆斯的《全民情獸》裡面的動物都比你還生動。說到底,《獅子王》本來就是只屬於動畫片邏輯的故事,拍成所謂的擬真,或多或少都覺尷尬,不把故事轉換成寫實電影的系統,反倒強行用寫實電影的外貌包裹動畫跳脫現實的誇張化戲劇性,但實則兩者本就難以相容。

已故的資深影評人羅傑艾伯特曾經如此評論《恐龍》:「作為純粹的視覺奇觀,我很享受這部電影。」「我確實有被娛樂到,但最後卻感到有些一無所獲,雖然盡了極大努力讓這些恐龍幾可亂真,但也盡了更大的努力來破壞這種幻覺。」這段話套用在《獅子王》或許更適合,聲音表演與虛擬表演不協調的斷裂感,正破壞了電影意圖追求的逼真幻覺,反觀《恐龍》,它至少保留了動畫角色表情的呈現方式,意識到自己依然是動畫的存在,那麼《獅子王》呢?劇組都不清楚了,何況是觀眾。

強法洛的上一部《與森林共舞》,成功在舊有的文本裡頭提煉出新泉源,《獅子王》很可惜並沒有達到那樣的高度,或許迪士尼對這次翻拍的定調即是純然的懷舊,只想毫不手軟的斥資重金採用高端CG、祭出明星牌,包裝一場聲勢浩大的舊夢重溫,只是夢醒之後,你記得的仍然是二十五前的東西,而不是你剛剛花了兩三百塊看的非洲生態紀錄片。與其買票朝聖擬真版,不如向布朗博士借台時光機,回到2011年二刷原版《獅子王》的3D重映版吧!

「Can You Feel the Love Night」那段,碧昂絲一開金口,甘比諾瞬間被壓制,這部其實不叫《The Lion King》,是叫《The Lion Queen》吧?全程幾乎都在放空,唯獨片尾強叔的新歌一放,我整個人才醒過來。

文:Joker

網友正在看

FB留言板

一個時代的結束!《綠箭俠》劇組談論最終季決定以及發展

一個時代的結束!《綠箭俠》劇組談論最終季決定以及發展

準備再次飄浮!年度恐怖片最強鉅作《牠:第二章》釋出第二支預告

準備再次飄浮!年度恐怖片最強鉅作《牠:第二章》釋出第二支預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