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變形金剛2019》第三期到第五期:暗流湧動的局勢

撰文:Hasegawa Naoki

第二回的最後,昇派的演講遭到不明勢力的破壞而遭到中止,身為昇派議員代表的密卡登與音波決定自行建立保安部門以確報日後集會的安全。(連動畫版《變形金剛》的柯博文女友艾莉塔01都赫然在內!昇派的理念真是深入人心...)

奧利安‧派克斯對於密卡登的「瘋狂舉動」早已見怪不怪,至於博派的安保部門在事發當時為什麼不能及時應對,身為安保部門主管之一的克勞莉亞對此的解釋是:雖然他們當時確實在現場維持治安,但卻沒有安排恐怖攻擊與暗殺的應對方式......看來承平已久的賽博坦很多螺絲都鬆的太跨張了。而針對黎恩的死,負責調查的巡弋者則判斷是「義軍」所為。

焦點轉回到瓦礫,自他誕生迄今,都尚未發現自己的載具型態,身為他的領路人之一,大黃蜂對這簡是感到憂心。然而自己身為黎恩命案現場的目擊者之一,黎恩的死狀也在瓦礫心中造成了陰影,這可能是他迄今無法變形的原因。在兩人談論此事的時候,也帶出了賽博坦人的誕生之謎...

「利維坦」,這種與泰坦相提並論的龐然大物自賽博坦的地表採集金屬礦,而這些金屬礦將會自然產生神鑄的變形金剛神火,所以某種程度上賽博坦等同於所有變形金剛的父母存在。

之後風刃接手大黃蜂的教育工作,從她與瓦礫的對話中,我們可以知曉諾米尼斯至尊所頒布的計畫生育法令,也就是《諾米尼斯法案》在賽博坦民間造成的反動以及平民對昇派掌控政的期待。

這邊看得出,此時賽博坦主政的博派近似於威瑪時代的德國,雖然兩者的國情與局勢有如天淵之別,但是主政者同樣以限制式的停滯政策造成人民的不滿,故而思變的民心自然會傾向變革者,但是這些「變革者」是否真的能帶給人民較好的生活?這點真的是見仁見智,畢竟歷史上就分別出現羅斯福與希特勒這兩位正反面教材...

之后風刃陪同克蘿莉亞再次對黎恩的命案現場勘查時,他們發現了因過去大戰而罹患戰後症候群的流浪老兵狂飆,即便風刃他們並未從狂飆口中得到重要的訊息,但在他們離開之後,狂飆的自言自語中卻出現了...(看似不著邊際的對話,其中卻暗藏了真兇的特徵!)

為了減輕黎恩之死所帶來的衝擊,賽博坦再次發起了「神鑄大典」─每一個新生的神鑄賽博坦人誕生時都會有這種慶典,看起來在舊IDW變形金剛內戰前的神鑄與冷組建階級歧視還是存在的,不過此時的賽博坦除了博派與昇派以外,其他的大小派系林立,也造就了一種百家爭鳴的景況。(有人的地方,就會有江湖...)

之後巡警找上大黃蜂要再談論黎恩命案之謎時,某種程度上握有解謎關鍵的瓦礫自告奮勇想協助巡弋者破案,但是巡弋者與大黃蜂可能出自於想保護年輕人的心理而忽視了瓦礫的意見,也造成了往後的悲劇...

而黎恩之死後卻伴隨著生命的新生,這讓奧利安對此憂心忡忡,而鐵皮出於對昇派的成見而在黎恩的葬禮上與密卡登針鋒相對更是讓奧利安身心俱疲,而被針對的密卡登則是...(某種程度來說,密卡登在掌握人心方面確實有其獨到之處)

(與上圖對照,看看政客在不同場合之中是如何蠱惑人心的)

前面有講到,狂博內戰前的賽博坦不只有原生的賽博坦人,也有其他不同的有機生物種族存在,其中甚至包括了無家可歸的難民,而在這些難民的生活背後,賽博坦則是花費了龐大的代價...這可能就是諾米尼斯法案背後的真相之一

(難民之一的奧凡星人The A'ovan從瓦礫的說法看來為了讓他們定居與此,當時的賽博坦人花了不少功夫)

而在返家的途中,瓦礫發現了他在命案現場見到的有機生命體沃因Voin,為了釐清真相及證明自己,瓦礫作出了一個害死自己的舉動...同時大黃蜂則跑去昇派要求加入昇派的安保部門,從他跟音波的對話中,再次強調了當時博派的不得民心。但但是因為音波的謹慎,導致看到殺死黎恩的兇手在對證人滅口的完整過程的瓦礫遭受到生命威脅卻無法及時連絡上大黃蜂,造成了一個無可挽回的悲劇...

(請為可憐的瓦礫默哀)

真兇的身分是誰,其實筆者前面放的圖片中已經有所暗示,兇手的身分也代表著昇派本身內部也是有問題的,至於密卡登是不是這個兇殺案的幕後黑手,恐怕在後續的故事之中才有可能揭曉...

(某些人心中的願景...不過看起來是不會實現了)

網友正在看

FB留言板

李小龍女兒不滿《從前,有個好萊塢》醜化父親的形象:「他們把我父親變成傲慢的混蛋!」

李小龍女兒不滿《從前,有個好萊塢》醜化父親的形象:「他們把我父親變成傲慢的混蛋!」

《黑袍糾察隊》原作者筆下的超人是什麼樣子?《Hitman》單篇故事《Of Thee I Sing》介紹

《黑袍糾察隊》原作者筆下的超人是什麼樣子?《Hitman》單篇故事《Of Thee I Sing》介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