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C影集相關】《泰坦》第二季:重心從來不是主線,而是在於成員們之間的心魔(有雷,潔癖者慎入)

過去我曾思考過關於《泰坦》這部以R級標榜的必要性是什麼,像制裁者、猛毒、小丑,或是整個高譚市…等這種需要有特別的張力以及舞台的作品,畢竟所謂的R級也並不是罵句 Fuck you 或是打殺的痛快感就好了。

事實上《泰坦》 第二季,它整體圍繞的重點並不是該季的大反派喪鐘,而是在於「老泰坦」這些成員的心境上,喪鐘只不過只是這些老前輩的心魔代表而已,甚至我都覺得事實上如果要這樣安排,那這個大反派也非得一定要是喪鐘不可。

當然,就劇中寫實、嚴肅、黑暗面…等等問題,整齣劇的思考點都很成熟,可能幾乎需要成年人才容易去體會,而這或許解釋了《泰坦》R級的必要性,而不是純粹是讓你看爽快的打打殺殺或是狂飆三字經。

但或許也是因為這種走向,也衍生出該季的不少缺點,甚至我認為這是一把致命的雙面刃。

迪克確實是一個會不斷往前看,但卻忘了有時候該停下來回頭觀望的角色,就好像在動畫影集《少年正義聯盟》因失去沃利韋斯特(Wally West)時那樣。但在影集《泰坦》中,似乎更像是頭迷路的小羊。

泰坦因渡鴉而重聚,也因大少-迪克格雷森(Dick Grayson)而破碎。自迪克脫下羅賓的戰袍後,他不僅開始迷失了自我,更因此自己亂了腳步,也隨著泰坦整個步伐開始不知如何踏出第一步,而開始進入自我懷疑、逃避、崩潰,甚至分裂...等的詛咒迴圈。

確實《泰坦》在負面的心境上刻劃的很深刻也很有體悟,不管是從迪克因自己的失誤間接害死了喪鐘之子傑里科(Jericho),到卸下戰服、泰坦解散這段過程,而陷入迷惘、自我否定,最後又以夜翼的姿態重振復出;又或者是因為戰友 / 摯愛的水少俠之死,而遲遲不敢跨出一步的神力少女-唐娜特洛伊(Donna Troy),最後也因保護戰友而犧牲;以及因懷疑自己成為英雄的存在而自暴自棄的漢克霍爾(Hank Hall),最後也找回了自我價值...但我也得坦白說,在具體的敘述及表現上都不夠具有張力及表現。

通常我們面臨困境時,我們往往會需要一個突破點來改變自己,可能是透過他人的一句話,或是對方的一個伸手來喚回自己,但劇中在尋求突破點上卻顯得不夠給力,而沒有構成足以說服觀眾的關鍵。

就好比迪克在監獄裡聽到關於 Alazul 的英雄故事,這不僅暗示了迪克成為夜翼的動機,也是他尋找自我的竊機,但我萬萬沒想到夜翼戰服不是因為迪克自己所受到的啟發而製作,反而是蝙蝠俠已經做好等著他來拿…這感覺並沒有跟他所聽到的故事得到一個連結啊,莫非老爺安裝在迪克身上的追蹤器還能做心靈探索不成嗎?

還有為什麼布魯斯韋恩這麼陰魂不散?

另外唐娜的犧牲也是相同的問題…是基於甚麼樣的理由才需要她的犧牲,而且還不是戰死,而是被電死。即便要如我上述所言,要營造唐娜心境上的轉變成踏出困境,願意為戰友犧牲…可是你賦予這個角色的動機不夠給力,這讓觀眾顯得一頭霧水,不知道到底是為什麼死得麼簡單。

《泰坦》也確定續訂了第三季,且在最後幾集也差不多描述了下一季要說的重點故事將圍繞在星火與渡鴉的能力身上,而其次大概就是傑森與野獸男孩了吧,只希望在下一季別再用這種方式及節奏說故事了,在第一季可以很奏效,但已經進入第二季結束,要準備進入到新的一季,是時候該做出改變了。

網友正在看

FB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