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評專欄】《小婦人(她們)》:誠意滿載的舊本新譯,煥然一新的絕妙解構

一如《大亨小傳》《一個巨星的誕生》這些擁有數種不同版本詮釋的經典文本,露意莎奧爾柯特筆下的《小婦人》每登一回大銀幕,也都必定是一次影壇盛事,無不集結當時的大勢年輕女星們共襄盛舉,在每個世代留下意義非凡的重演,1933 版有傳奇影后凱薩琳赫本、瓊班奈特、琴帕克,1949 版有伊麗莎白泰勒、瓊恩艾莉森,1994版有九零年代正竄紅的薇諾娜瑞德、克絲汀鄧斯特、克萊兒丹妮絲,2019 版我們則有瑟夏羅南、艾瑪華森佛羅倫絲佩悠、艾莉莎斯坎倫這批來自英、澳、愛的新一代生力軍。

前三版深獲影迷喜愛,這回也不例外,或許有人會想「《小婦人》翻拍了無數遍,還能有什麼花樣?」,編、導、演俱佳的葛莉塔潔薇還真帶來了截然不同的嶄新氣象,為觀眾、為書迷、為所有電影人成功的示範如何在一本已被重述多次的名著裡找出新的切入點。葛莉塔的版本無破格的改編、顛覆的人設、刻意現代化的戲謔惡搞、或是倚賴花俏炫技的拍攝手法當作吸睛噱頭,她所做的事情很單純,就是喚起你當初為什麼會喜歡《小婦人》,又是如何愛上《小婦人》。

你熟知所有情節的發展,你知道誰將離世,你知道誰最終情歸何處,你知道誰才是那位受姑媽邀約踏上歐洲旅行的馬區姊妹;分送早餐、偷藏的手套、需要被彈奏的鋼琴、勞瑞與喬的第一支舞、喬決定改變創作題材的時刻... 那些難忘的段落均能一一細數,但時序經過打散重組之後,我們重新進入這個故事,被提供了另一種層次的遊覽體驗,你不知不覺地開始期待熟悉的情節重新搬演,但同時又會被它時而細微的出奇不意所驚艷。

2019 版改從故事的中段剖入,不再像過去的版本直敘運行,今、昔兩條時間線交錯並進,更改了原本先是離家、而後返鄉的結構,使電影更接近是一段純然的歸途,如同《教父2》《藍色情人節》透過不同時間、不同章回的反覆來回翻閱,述說兩代教父的崛起、蜜雪兒威廉斯和萊恩葛斯林這對伴侶的結合與分離。葛莉塔亦採取相同的形式,讓成年後各自分飛的四姊妹,漸進地與家重建連繫,漸進地一路通回原生的成長環境。

選擇非線性勢必考驗編導與剪接師的節奏掌握功力,所幸成品絲毫不感零碎,雙線接合地天衣無縫,暖色調的純真往日,冷色調的成熟現下,宛如一張張美麗的雙重曝光,一次又一次前後跳躍所營造的成長對比,都是步步的堆累,堆累那緩緩蛻變的軌跡,許多鏡頭的推移、畫面的構圖、演員進出場的動線安排,全在配合這時序交叉疊加的呼應與連貫感(尤其喜歡這版同時交代貝絲的康復和病逝,已經知道接下來會發生什麼事,但光只是看瑟夏跑下樓跑了兩趟,淚腺依然馬上就被戳中)。過去式與現在式,彼此互文,彼此互下注釋,直至在結尾交會。

誰是影史最棒的喬瑟芬馬區,我想這是道每人心中都各擁相異答案、甚至也難以擇一的選擇題,當然,這也可以是一道複選題,小孩子才做選擇,你可以每一版都愛,但若要論誰是最擄觀眾芳心的艾咪,佛羅倫絲佩悠儼然已經給了我們肯定的答案;別於 1994 版由兩名演員分飾幼/成年版,佛羅倫絲純憑演技便明確塑立了兩種時期迴異的性格反差。此版艾咪與勞瑞的配對也是很加分的其一因素,1933 版巧妙地省略了這條感情線的鋪陳,1994 版雖補了回來,但勞瑞與艾咪成婚的動機卻始終存有為了名正言順融入馬區家的和樂溫暖、娶哪個姊妹都行的嫌疑,2019 版除了從開頭就在替這門婚事醞釀,兩人後續更有精彩的價值觀磨合,情愫的堆疊極為充足。

觀賞此版《小婦人》就像是過年回老家時,無意間突然在某個櫥櫃裡翻找出一本許久未見的老舊相簿,而當你翻開它之後,回憶逐漸滿溢心頭,亞歷山大戴斯普拉特的配樂強力渲染了這股充滿回首、念舊的情緒,總在必要的時刻進行精準地催化。葛莉塔形容她的《小婦人》如同自傳,閱讀原著那麼取自她成長經歷的上一部處女作《淑女鳥》,或許可和本片互為姊妹作?後者談離巢,前者談歸巢,主旨恰巧相通,而瑟夏這隻淑女鳥,現在終於歸巢了。

文:Joker

網友正在看

FB留言板

漫威活死人復活了!!今年四月漫威公佈一系列活死人變體封面。

漫威活死人復活了!!今年四月漫威公佈一系列活死人變體封面。

貓女、蝙蝠俠共揭軍事陰謀!安海瑟薇、班艾佛列克主演《他的最後願望》預告首曝

貓女、蝙蝠俠共揭軍事陰謀!安海瑟薇、班艾佛列克主演《他的最後願望》預告首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