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劇評專欄】《絕命律師》第五季第八集:登峰造極的敘事成就

《絕命律師》第五季早從首播至今,彼得顧爾德( Peter Gould )與影集編劇團隊在過去六個禮拜不斷在媒體訪問中暗示第五季後半的發展會有多驚人,而在那些暗示當中,這一集被捧抬上來為粉絲吊胃口的頻率卻是特別得高,甚至連飾演拉洛的東尼達頓( Tony Dolton )也頻頻表示驚艷,結果四月七日一首播,果真不負眾望擊出了一支全壘打! 

第五季第八集『中間人』( Bagman )是由系列主創文斯吉利根( Vince Giligan )親自執導,並由系列泰斗之一戈登史密斯( Gordon Smith )編寫腳本,開播至今累積起龐大的口碑,成為影集自2015年開播以來至今評價最高的單集。

基於導演是文斯吉利根,與其說這集很像《絕命毒師》,不如說『中間人』就是「絕命毒師」,是《絕命律師》至今最“絕命毒師”的單集,因為它不僅調性像、氛圍像、劇情像,還完全承襲了本傳影集無數個鏡頭元素,連本身的戲劇主題和意涵都遙相呼應。

沙漠中的「縮時鏡頭」、槍戰中驚人的「臉部特寫」、「扛錢流浪」的狼狽醜態、細膩入微的「影像符號」、令人屏息的「長鏡頭」、以及槍響間一退一進的「大遠景畫面」,這一集是如此得像本傳影集,甚至連拍攝場景就設在「圖哈加利」印地安保護園區( To'hajiilee ),這地方不僅是《絕命毒師》傑西與華特第一次製毒的地點,也是其第五季創下影史單集巔峰紀錄的『奧斯曼德爾斯』( Ozymandias )的主要發生地點。

本集在結構上與《絕命毒師》第二季的『 4 Days Out 』( Netflix 翻譯:『煉冰馬拉松』)非常相似,同樣是兩位主要角色受困在荒漠當中、同樣是因為一次荒野"出差"行動出錯而深入險境、同樣是類似求生題材的劇情,連角色定位都有點相像,講白點可以說本集就是『 4 Days Out 』與金獎巔峰單集『奧斯曼德爾斯』( Ozymandias ) 混搭起來的影劇傑作。

開頭的槍戰戲碼是本集技術上最突出的部分,同時也是一整集最令人驚豔的橋段,文斯吉利根以吉米的視角穿梭整片戰場,在觀眾不知情的狀況下旁觀整個過程,而未知人物狙擊的設定也強化了整個片段的戲劇張力,一直到麥克走進才豁然開朗,而此時攝影俯瞰視角所呈現出的孤寂感,徹底加深了邊境區域的殘酷與淒涼,而就如《絕命毒師》某方面算是「現代西部」類型作品,吉利根也趁此機會再次一展他對西部類型的熱衷。

但『中間人』最厲害的一點並不僅止於圖像和攝影的出色發揮,更是兩位角色的深入描繪,文斯吉利根利用了他獨有的影像魅力,精準的捕捉到薩爾的內心世界,熟練得將場景與角色融為一體,譜出趟漫步長達一小時的內心旅程,而最後的最後,經歷了無數的煎熬與苦難,薩爾也才終於找到了邁步前進的動力,而這一切幾乎用不上半句台詞,靠的是演員的表演和編導的才華。 

如果仔細來看,這一集所傳達出來的概念是「道別」,是向過去的自己道別,而麥克那件「太空毯」所代表的,不僅是他的哥哥查克,也是吉米的過去,以及所有「詹姆斯麥吉爾」這名字代表的事物,因此從他開頭首次親眼目睹一個人的死亡,到後來被迫與最心愛的那輛鈴木 Esteem 告別,都在在彰顯著「薩爾時代」的到來,而甚至連小金送他的那瓶杯子也逃不過被射殺的命運。

吉米受不住的是這層痛,是離別的痛徹心扉,直到最後他決定穿上了太空衣、將自己化身成了誘餌,解決掉路上的餘黨後,他眼中帶著堅定、帶著憤怒,喝下了他裝在水壺(「戴維斯梅恩事務所」)中的液體,便拋下了太空衣,踏上回程的路,也從此定下了他未來堅毅不搖的基調。

鮑伯歐登柯克( Bob Odenkirk )和瑞雅希洪( Rhea Seehorn )的演出是影集目前為止的最巔峰,特別值得一提的是「喝尿戲」和拉洛與小金對質的戲碼,鮑伯將一舉看似荒謬、看似幽默的動作將場景該有的嚴肅感給詮釋了出來,而瑞雅在那場戲當中則是運用了角色平時莊重的專業表現,透過眼神演出了她心底內的所有不確定、所有恐懼感,小金認為自己可以應付的狀況,到最後卻徹底崩解,留下的是她後悔的面容以及拉洛的一抹微笑,她自此之後便成了「局內人」,而也為她未來的命運染下了悲劇的不確定性。

文:Spades 

 

網友正在看

FB留言板

【突變第三型全系列介紹】檔案05:1992年漫畫《The Thing from Another World: Climate of Fear》

【突變第三型全系列介紹】檔案05:1992年漫畫《The Thing from Another World: Climate of Fear》

DualSense 模擬設計 Part.2!假設未來蜘蛛人 PS5 出了同捆機,那大概就會是這麼帥

DualSense 模擬設計 Part.2!假設未來蜘蛛人 PS5 出了同捆機,那大概就會是這麼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