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異形:聖約》設計師分享電影中未使用的故事題材!

撰文:邊寫邊吐的Hasegawa Naoki

《異形:聖約》生物設計師Carlos Huante分享了在電影中未能使用的概念故事,其中包括電影《普羅米修斯》中歐蜜‧佩瑞斯飾演的伊麗莎白‧蕭(筆者十分後悔去Google查她的資料...)回歸計劃。

雷利史考特的電影《普羅米修斯》原生劇本(Alien:Engineers)描寫一群科學家跑到遙遠的星球去探索人類發源之謎,但是他們發現的真相是被他們稱為「Engineers工程師」的外星種族其實對人類相當敵視,而且計劃使用一種被稱為「xenomorphs(即異形)」來毀滅人類,但是不知為何,觀眾最後看到的《普羅米修斯》卻成為了一個非正統的前傳作品。

《普羅米修斯》以伊麗莎白‧蕭獨自一人啟程尋找工程師的家鄉星球,只有反社會性格的機器人大衛的頭顱陪伴她作結。而在雷利史考特原本計劃中,會以蕭和大衛的冒險為故事中心製作一套《異形》前傳三部曲故事。

原本的《普羅米修斯2》描寫當蕭降落在工程師母星時所發生的事情。但這些計劃與《異形:聖約》最終將劇情集中在大衛身上不同。《異形:聖約》的電影暗示,在用自己持有的的生物武器消滅工程師母星之前,機器人大衛突然發瘋並把蕭虐殺(筆者是不是該說法鯊的電影老是跟姓蕭的電影角色犯沖啊)。

《異形:聖約》也回歸異形的經典設計,儘管雷利史考特先前聲稱他認為異形這個怪物已經有成熟的形象並且不應該背回溯。但是在接受HN娛樂公司採訪時,《異形:聖約》的生物設計師卡洛斯·萬特(Carlos Huante)卻說明了伊麗莎白·蕭的早期版本,並細數了大衛對工程師母星原生物種所作的殘酷實驗。

在《聖約》的原本故事中,蕭躲藏在大衛在城市底下發現的地下墓穴中,故事的原由是她在旅行中感到寂寞而且大衛被掛在船外,她沒有想和大衛扯上任何關係。但她仍然不得不和他說話。最終在旅行中他們成為朋友時,她將大衛帶進來並重新安置他。且兩人之間產生了友誼。

(筆者光是看到這張圖就吃不下飯了…)

但是墓穴中還有其他的生物,正確來說是一堆實驗生物......Neomorphs新異形,巨大的工程師人造生物,David許多失敗的實驗對象,以及原始的Xenomorph(我們所熟知的異形)。

萬特覺得《聖約》的原生劇本會讓這部電影本身跳脫怪物電影的範疇,並且他透露這部電影最初的概念是在異形和混合形態生物之間的大戰中結束的(筆者按:這是在練蠱吧)。

Xenomorph的最初版本確實在電影最後出現,而Neomorphs和Xenomorph會有一場戰鬥。同時電影結束時也會有一場怪物之間的爭鬥,因為蕭和大衛為了逃跑而想前往太空船,但是背後卻有怪物追殺他們。當他們跑到太空船時,他們被Neomorphs追趕,然後Xenomorph出現了,它戰鬥並殺死其他生物,因為它討厭它們,它討厭這一切。

 然而可能是預算上的問題導致這個《聖約》的劇本遭到擱置,或者雷利史考特想要為之後的第三部電影(還有啊!?)保存一些題材。他最近透露了計劃中的續集:《異形:覺醒》(Alien: Awakening)將把大衛帶入一個新世界並將探索他從人體內所創造出來的異形世界。而萬特本人對《聖約》電影的走向感到失望,包括蕭最後的命運和他個人感覺工程師母星在設計上過於保守。

許多粉絲對蕭在《異形:聖約》的事件發生之前慘死感到失望,儘管這部電影的早期草稿詳細描述了她與David一起到工程師母星的旅程。它說明她是如何在太空中倖存下來的,而大衛是如何贏得她的信任以及當他們到達目的地時最終如何殺死她。歐蜜‧佩瑞斯最近也透露她從未知道有所謂的《普羅米修斯2》,甚至不確定雷利史考特是否還記得伊麗莎白‧蕭這個角色。

來源:ScreenRant 

網友正在看

FB留言板

前《金牌手》導演魯柏華爾特談2015版《驚奇4超人》如何導致電影難產

前《金牌手》導演魯柏華爾特談2015版《驚奇4超人》如何導致電影難產

【電影原聲帶專欄】釋放卡蘿丹佛斯的女聲搖滾魂!盤點《驚奇隊長》裡的九零世代插曲

【電影原聲帶專欄】釋放卡蘿丹佛斯的女聲搖滾魂!盤點《驚奇隊長》裡的九零世代插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