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失的明星!史蒂芬席格究竟發生了什麼事了?

史蒂芬席格,一位傑出的武術家、監製、與演員。2020年是他憑藉《熱血高手》(Above the Law) 出道的 32 周年,30 年前走紅的那些動作巨星之中,不少人已經選擇回歸螢光幕,而當年紅極一時的史蒂芬席格卻在螢光幕前消失了,究竟他這幾年發生了什麼?我們一起來探討。


1.  他置身於獨立製片

席格與華納兄弟公司(Warner Bros.)的合約在 1997 年發行《烈火戰將》( Fire Down Under)後結束。但他依然繼續推出大量的動作片。但是自1998 年以來,大多數(不是全部)的片子都直接做成 DVD 和 / BD 或在串流媒體服務上架。

這些項目包括:《The Patriot》, 《Exit Wounds》, 《Half Past Dead》, 《Out for a Kill》, 《Into the Sun》, 《Submerged》, 《Black Dawn》, 《Attack Force》, 《Urban Justice》, 《Kill Switch》, 《Code of Honor》,  《Driven to Kill》 等等。總之,在不到 20 年的時間裡,席格自己製作了 30 多部電影。

而在 2016 年,他就演出了 7 部電影(沒有上院線):《Contract to Kill》, 《End of a Gun》, 《Code of Honor》, 《Sniper: Special Ops》, 《The Asian Connection》, 《Cartels》, 《The Perfect Weapon》


2. 他擁有自己的真人實境秀

從 80 年代末開始,席格在路易斯安那州的傑弗遜教區兼任警察顧問。 警長Harry Lee 是個席格粉絲,曾要求這位動作明星訓練他的武術和槍法技巧,這一做就做了很久,以至於警長最終邀請席格擔任後備警員。在 2009 年,席格有了自己的真人實境秀《正義悍將:史蒂芬席格》(Steven Seagal:Lawman)。此實境秀的內容為當地警察調查犯罪時席格在警車裡以安全距離觀察警察值勤。

令人遺憾的是,據報導,席格在發現自己屬於被調查的對象後離開了此實境秀,據 Phoenix New Times 報導,他被指控召妓和性侵害。 (這些指控得到了兩名女性的前工作人員的證實,她們聲稱受過該演員的性暴力行為,但此訴訟在今年下半年時已被撤銷。)


3. 他曾經在電視劇中演出過警察

在 2011 年的電視影集《跨界偵查》(True Justice),席格將他的警察實務帶到電視上,這部影集是由他製作並擔任主演,在劇中他飾演西雅圖秘密特遣隊的負責人伊利亞·凱恩(Elijah Kane)(該節目實際上是在加拿大溫哥華錄製的)。《跨界偵查》首先在名為 Nitro 的有線電視頻道上播出,然後出現在美國電影網路頻道 Reelz 上,後者資助了該頻道推出第二季。《跨界偵查》演了兩季共 25 集。


4. 他捲入多起性侵案中

2017 年 10 月,Inside Edition 的記者麗莎·格雷羅(Lisa Guerrero)回憶起在1996 年時為了席格的電影《烈火戰將》( Fire Down Under)進行的試鏡,席格將她召喚到他家進行“私人彩排”。她拒絕了,並且說席格將她的女主角給了另一個女演員。電視圈名人珍妮·麥卡錫(Jenny McCarthy)也發表談話,說席格要求她在《魔鬼戰將2》(Under Siege 2 : Dark Territory)的試鏡中脫下衣服。

瑞秋·格蘭特(Rachel Grant)是前 007 電影中的 ''龐德女郎'',曾在《誰與爭鋒》(Die Another Day)中演出,並於 2018 年 1 月公開了自己的故事,她告訴了英國廣播公司(BBC),在她試鏡席格 2003 年的電影《截殺戰將》(Out for a Kill)時,他將她推上了床,拉下褲子並性侵了她。 而席格否認了這項指控。同樣在 2018 年 1 月,兩名婦女在洛杉磯報警–其中一名是 Regina Simons,控訴席格在她 18 歲時強姦過她,LAPD 在她發表評論時引用了保密法。而當時他們也在調查席格的另一件控訴。

隨著事情逐漸明朗,越來越多不利於席格的證據逐漸浮上水面。而席格進行了反擊,在右翼陰謀評論家亞歷克斯·瓊斯(Alex Jones)的 InfoWars 網站上露面,聲稱他是這些事件的受害者和這些女的是為了錢而來。他還說,#MeToo 運動所引起的性侵指控中有 40% 是編造出來的,更還發誓要對自己口中的騙子進行報復。


5. 他擁有自己的品牌生產線

許多名人都有自己的葡萄酒,席格也不例外。他在加州的聖伊內斯山谷擁有一個酒莊,在那裡還有一塊 200 英畝的土地來種植赤霞珠葡萄,然後將其出售給其他釀酒廠。從 1999 年到 2007 年,他還在加州北部擁有一個 995 英畝的薰衣草農場,在那裡他出產自家品牌的精油。 2005 年,席格的公司Steven Seagal Products 推出了史蒂芬席格出品的能量飲料,成分有西藏枸杞和冬蟲夏草。至於口味包括 Cherry Charge、Root Beer Rush 和 Asian Experience。

他甚至與加州的刀商 Cold Steel 合作,出品了“史蒂芬席格系列”(Steven Seagal Series)的刀和劍。帶有刀鞘的武士刀售價 1099.99 美元,而較短的“史蒂芬席格兜割”售價 499.99 美元。


6.  好萊塢著名的婚外情代表

席格結過四次婚,他的第三次婚姻是他最重要的一段婚姻。對象是當年的偶像、模特和女演員凱利·勒布羅克(Kelly LeBrock),她最著名的是電影《Weird Science》裡的萬人迷角色以及潘婷洗髮精廣告裡的模特兒。席格和勒布洛克於 1996 年離婚,據說原因是席格和他們的保母有婚外情,而保母還懷孕了。 席格的最近的一段婚姻是 2009 年與自己的助理 Erdenetuya Batsukh 結婚。


7. 沒有上車

據悉,席格與成龍(Jackie Chan)是好朋友。他們是如此的鐵,以至於《尖峰時刻3》(Rush Hour 3)在 2007 年要開拍時,有傳言說成龍曾建議席格來演電影的反派。但他最終沒有演這個角色,並改為由日本演員真田廣之(Hiroyuki Sanada)演出此角色。

席維斯·史特龍(Sylvester Stallone)在 2010 年大受歡迎的《浴血任務》(The Expendables)顯示,到了現在仍然有大量觀眾喜歡觀看 80 年代風格的動作片以及當時的動作明星。浴血任務系列的演員包括:史特龍、杜夫·朗格、阿諾·史瓦辛格、米基·洛克、查克·羅禮士以及尚-克勞德·范·達美。

但席格卻在此名單中缺席了。據說,史特龍為席格在此片中留了一個角色,但他拒絕了。原因是席格討厭此片的製片人之一的 Avi Lerner,他們以前一起製作了由 DVD 發行的電影。


8. 環遊世界搏感情

席格在製作電影和與拍真人實境秀過外著也充實的生活。他還花費大量時間在世界各地旅行,拜訪居住在其他國家的朋友。他的兩個最好的朋友是西藏藏傳佛教領袖達賴喇嘛(Dalai Lama)和俄羅斯總統普丁(Vladimir Putin)。除此之外,席格也在 2016 年 1 月主動提出在塞爾維亞建立武術道館,從而獲得了塞爾維亞國籍。但是,如果他按照他未來計劃來競選亞利桑那州州長,他可能就無法住在塞爾維亞。


9. 在爛番茄網站上負評不斷

席格的兩部電影《致命任務》(The Foreigner)和《殺人合約》(Contract to Kill)在爛番茄上獲得 0 分的差評,這意味著根本沒有評論家看過這兩部電影。關於《致命任務》,eFilmCritic 的影評斯科特·溫伯格( Scott Weinberg)稱這部電影“太糟糕了,以至於使席格的其他電影看起來像弗蘭克·卡普拉 (Frank Capra)和比利·懷爾德(Billy Wilder)努力的成果。”

至於《殺人合約》,AV Club 的影評 Ignatiy Vishnevetsky 寫道,這部片有著明星在拍攝中死亡的特質。然而,席格還幾乎存在於所有場景之中。”

至於席格最近出品的非院線片電影?這些電影甚至還沒有被足夠多的人觀看(自 2001 年以來,他的電影中有 37 部被列為 0 分),而 2002 年的 Half Past Dead 只有 3% 的好評。實際上,在他那長到不行的影片清單中他擁有的“Certified Fresh”數量用一隻手都數得出來!


10. 他被指控曾經殺死過一條「狗」

我們已經確定席格因性醜聞而被起訴–在那之後訴訟被撤銷了。但是在演藝界中,因性醜聞而被起訴的情況並不少見,但少見的是因謀殺幼犬而被起訴。但席格就因為這件事而被起訴。

2011 年,席格在他的實境秀《正義悍將:史蒂芬席格》中開了一輛 SWAT 坦克來突襲涉嫌進行鬥雞的亞利桑那州男子耶穌洛夫拉(Jesus Llovera)的家。 為此 Llovera 起訴席格並要求賠償 10 萬美元;他還希望席格給他的孩子寫一封信,為殺死他們在近戰中的小狗道歉。洛洛夫拉最終被指控認罪。在變更律師和未提交書面資料之後,法官駁回了對席格的控訴。最終席格也沒寫道歉信。


11. 他擁有俄羅斯公民身分

席格與普丁有如兄弟的情誼使他樹立了一些敵人。當他告訴俄羅斯一家國營報紙時,他認為普丁是“世界上最偉大的領導人之一”,並且認為我們像兄弟一樣,他也出來支持普京對克里米亞戰爭的態度。

此舉動也讓他退出了在愛沙尼亞的藍調音樂節的演出。之後普丁親自授予在2016 年給予席格俄羅斯護照,所以這名演員被烏克蘭禁止入境。烏克蘭的官員們說,席格已經“做出了危害社會的行動”,“與維護烏克蘭安全的利益背道而馳”。


12. 他是川普的支持者

如果您認為席格對普丁的欽佩很奇怪,但知道他也是唐納·川普(Donald Trump) 的支持者後,感覺就不奇怪了。出演並指導具有環保意識的《絕地戰將》中與石油大亨和臭名昭著的污染者作戰的那個人,並出演了《烈火戰將》(Fire Down Under),這個好萊塢著名的環保份子居然支持川普,這似乎令人感到驚訝。誰不相信全球暖化正在發生,但席格做的事情總能讓您再次感到驚訝!

在川普總統就職典禮的當晚,席格在 Twitter 上祝賀美國的新領導人,他說:「祝賀唐納·川普總統!精彩的演講!終於有一位總統能讓人民而感到自豪!」他還是梅蘭妮雅(Melania)的粉絲,在 2015 年 12 月他在他的官方Facebook 上分享的貼文寫道:「如果唐納·川普(Donald Trump)成為總統,她將成為第一夫人。」


13. 寫過飽受批評的「真實故事」取材的小說

 如果您認為有一個秘密的新世界秩序威脅要摧毀美國,並且您相信自己是真正了解事情的少數人之一,那麼傳達訊息的最佳方法是什麼?顯然這正是席格所相信的,正如他在 2017 年底透露的那樣,他對這個問題的回答是“寫一部自己為主角的間諜小說”。 

席格與小說家湯姆·莫里西(Tom Morrissey)、,其簡歷有亞利桑那州的共和黨主席,此小說的書名為:The Way Of The Shadow Wolves: The Deep State And The Hijacking Of America

席格自己標榜這本書為取材自真實故事的小說。故事情節描述亞利桑那州的一個部落官員解開毒品走私者和主流媒體以及美國政府之間的高調陰謀,這些陰謀都是為了在美國建立“哈里發”的政權。

與席格的許多電影和音樂專輯一樣,評論也非常的差。在 2017 年 12 月,  AV 俱樂部介紹了一系列亞馬遜網站上的評價和社群網站上的發文,使作者及其作品飽受批判,文化評論家 Nathan Rabin 說他討厭閱讀這本書。另一方面,右翼經典搖滾歌手 Ted Nugent 卻很喜歡它 -儘管後來他承認自己根本沒有讀過它,但前亞利桑那州警長 Joe Arpaio 卻覺得這本書的前言是種侮辱。


14.  在為自己以前的電影做續集

《魔鬼戰將》和《魔鬼戰將2》是席格最受歡迎的電影作品之一,而他正在製作初一部有著三部曲的電影。 2016 年 10 月,席格在他的官方 Twitter 帳戶上宣布前海軍海豹突擊隊伍迪·米斯特(Woodie Mister)在為了《魔鬼戰將3》的劇本努力著,並加了“時間到了”的標籤。Mister 也是另一個席格的開發中項目的製作人:《熱血高手2》, 這是席格 1988 年的電影出道作的續集。

截至撰寫本文的時候,從席格發布以來,這兩個項目都尚未成為頭條新聞。但是,嘿,這就是席格的態度:他總是在您不期望的時候出擊。


15. 寶刀未老?

席格不再是《魔鬼戰將》或《熱血高手》的那位武術高手。因為,他的體重增加了,動作和速度變慢了,但這對大多數六十多歲的人都會發生。這就是為什麼有些人對在 2015 年在俄羅斯的城市薩拉托夫(Saratov)舉行的國際青年桑搏比賽的影片中席格演示合氣道持抱持著懷疑的態度。

席格當時找了兩個更快,更年輕的學員,毫不費力地翻倒並擊敗了他們,而他們幾乎沒有移動。當被 TMZ 圍住訪問時,席格反駁了這影片是做假的指控。“我一生都在做武術,怎麼可能是假的?”席格爭辯說。在 TMZ 記者說席格對他的對手出手太重時,席格解釋說:“當您要折斷某人的手臂或手腕時,通常他們會去順著對手以免真的被對手折斷手臂。”


16. 他想要每個美國國民在播放國歌時起立站好

民主的真正偉大之處之一是每個公民都有發言權,即使像席格的情況也是一樣,他恰好是好萊塢資深動作片明星,在他的祖國最大的競爭對手之一(俄羅斯)中被授予公民身份。席格在 2017 年 9 月的英國節目《早安》中露面,接受了主持人 Piers Morgan 的訪問,談論運動員選擇不唱體育比賽前的國歌,以抗議美國的種族不平等和不平等現象。 這是一個複雜且容易引起爭端的問題,但席格個人覺得這非常好解決。

席格說他相信言論自由,並同意“每個人都有講出自己的見解的權利。他聲稱自己「無數次為美國國旗冒著生命危險」,表示出他並不諒解在播放美國國歌時不起立的人。

席格告訴摩根說:「我不同意他們利用一場美式足球比賽作為宣揚政治主張的場所,還把美國和世界作為人質。」「我認為這太令人髮指了,也認為這是個令人作嘔的玩笑。」席格的言論意外的被許多媒體所接受。其中許多人指出,從他的觀點看來,他似乎是個愛國主義者,但這些反響是從莫斯科來的。


17.  職業拳擊手曾經跟席格約戰過

許多人在電視上看了武打明星帥氣的打鬥場面便會認為自己也很能打,甚至還能打敗他。

拳擊手喬治·福爾曼(George Foreman)就是其中一個,在他退休前他決定要完成的事有幾個,其中一個就是跟席格來一場武打比賽。他於 2017 年 10月在推特上向席格發出了挑戰,席格跟他在拉斯維加斯進行無規則限制的十回合比賽,他使用拳擊,但席格可以使用他會的任何技術。

雖然席格並沒有答覆福爾曼,但這項推特已經成為一則頭條新聞,並引發了許多迴響。


18. 他擁有一個模特兒女兒

凱利·勒布羅克(Kelly LeBrock)告訴《Closer Weekly》,與席格(Steven Seagal)離婚後,她有意離開好萊塢,以“使我的孩子遠離眾人的目光” 。其中的一個孩子 Arissa LeBrock 長大後在鎂光燈下找到了自己的方向,為Mac Duggal 和 Ashley Stewart 等服裝品牌擔任模特兒。她告訴《紐約郵報》,雖然她跟隨母親的造型和腳步,但還是看起來像爸爸席格:堅強而健壯。興趣是巴西柔術並得過比賽獎項的她在 2019 年的 12 月 5 日報名並參加於佛羅里達州舉辦的 WWE Performance Center 舉辦的試訓選拔。在此之前,她也以模特兒身分參加過真人實境選秀節目─「Growing Up Supermodel」。


19. 席格私底下是個很難搞的人

根據多位演員的說法,席格是一位非常難搞的同事,約翰·萊吉扎莫(John Leguizamo)發現了這是真的。在拍攝《747絕地悍將》(Executive Decision)的時候,席格對他感到生氣,還將勒吉扎莫推到了牆上。

席格還把《週六夜現場》的拍攝現場弄得很難看。在 1991 年主持該節目時,他對工作人員和腳本作家非常苛薄。根據提姆·梅多斯(Tim Meadows)的說法,席格沒有意識到他在星期三罵工作人員愚蠢,還期望他們在星期六繼續為他寫腳本。 

與此同時,大衛·斯佩德(David Spade)表示,在《週六夜現場》工作的六年中,席格絕對是最糟糕的主持人,這可能與他個人的風格有很大關係。根據朱莉婭·斯威尼(Julia Sweeney)的說法,席格想做一個速寫喜劇,在那兒他扮演了一名想與強姦倖存者同睡的治療師。顯然,席格的此舉動讓人非常沮喪,他從此無法再主持這個節目了。

史蒂芬·托伯洛夫斯基(Stephen Tobolowsky)還了解席格的壞脾氣。在《魔鬼尖兵》(The Glimmer)中,托伯洛斯基飾演一個連環殺手-原本席格應該要把這個壞蛋打敗。但是後來席格認為在電影裡表演殺死人“ 對他的業力不好 ”。所以他希望自己能在電影裡生存下來。托博洛斯基想著自己演的角色在片中陷入了業障中。通過殺死壞人,而這壞人將轉變為一個更加和平的人。席格最終同意了,電影也照著劇本繼續進行拍攝。


20. 他跟 UFC 選手的奇怪的關係

2011年2月, UFC 粉絲準備觀看中量級冠軍安德森·席爾瓦(Anderson Silva)與維托爾·貝爾福特(Vitor Belfort)對峙。

當時,席爾瓦被廣泛認為是地球上最偉大的混合武術家,在第一回合中,他用前踢將貝爾福踢倒了。這是 UFC 歷史上最具標誌性的時刻之一……

幾天席格贏得了所有榮譽。根據席格的說法,他是教安德森·席爾瓦(Anderson Silva)如何使用這前踢的人。實際上,席格甚至聲稱他發明了這種踢法。當許多人以為席格在撒謊時,這位演員確實護送了席爾瓦到比賽現場。幾場比賽之後,町田龍太用一個空手道前踢淘汰了傳奇巨星 Randy Couture。席格再一次為這一舉動贏得了榮譽,這次他還上了 Jimmy Kimmel Live!

雖然席爾瓦喜歡開玩笑,但這位冠軍最終還是決定出來解釋他在遇到席格前他一直在練習前踢。席爾瓦用斷斷續續的英語說:「席格是個好人。他不是我的教練。他沒有訓練我。他是個好人。就是這樣。」

其他運動員顯得更沒禮貌。當席格試圖在 UFC  135 期的後台為輕量級冠軍喬恩·瓊斯(Jon Jones)提供建議時,此選手將他拒之門外。朗達·魯西(Ronda Rousey)也聲稱她可以把席格打的「屁滾尿流」。

席格甚至向兩次前冠軍 Randy Couture 發起了挑戰……條件是周圍不能有其他觀眾。當被問及這場比賽時,Couture 說,他對席格想要在一個偏遠且沒有他人的地方跟他戰鬥的想法並不感到意外。


21. 席格與 007 過招

除了表演外,席格還做了很多武術指導。根據 IMDb 的介紹,他出產過的大多數電影都是他自己創作的,但是在 80 年代初期,席格參與了 007 電影《巡弋飛彈》(Never Say Never Again)的拍攝,並對史恩·康納萊(Sean Connery)教授武術。

而史恩·康納萊在當時已經精通空手道。在為 1967 年的《雷霆谷》(You Only Live Twice)做準備時,該演員被授予了黑帶三段。但是,康納萊第七次出演龐德(James Bond)時,需要學習一點合氣道,所以席格被雇用來教史恩·康納萊如何扔對手和一些關節技。

剛開始時,課程似乎進展順利,事實上,效果太好了。正如史恩·康納萊所說:“我有點自大,因為我以為我知道自己在做什麼。”然後,被激怒的席格抓住了康納萊的胳膊,並摔斷了演員的手腕。毫無疑問,在痛苦的同時,康納萊繼續接受訓練。實際上,他直到 90 年代末才意識到席格實際上已經折斷了他的手腕。那是一種慢性癒合的傷害。

當然,席格也是會吃鱉的。演員亨利·席爾瓦(Henry Silva)在拍攝席格的電影《熱血高手》時,不小心打斷了他的鼻子。知道電影必須繼續進行拍攝時,席格在那天晚上熬夜,為了讓隔天的拍攝順利進行只好為斷裂的鼻子冰敷。


22. 席格面對骯髒的 12 人

在他的巔峰期,席格是好萊塢最紅的武術明星之一。但這並不意味著他有在現實生活中戰鬥的能力。席格有合氣道七段的證明,這是一種依靠關節技和借力使力的武術。實際上,席格是第一個在日本開設道館並教導合氣道的外國人。

但說實話,合氣道在自衛方面毫無作用。根據戰鬥分析師傑克·斯拉克(Jack Slack)的說法,合氣道只有在“對手正朝著你跑過來”的情況下才起的了作用,而大多數聰明的鬥士都不會這樣做。正如 UFC 評論員喬·羅根(Joe Rogan)解釋的那樣,合氣道“永遠沒辦法對付訓練有素的鬥士,在這一百萬年內也完全沒用。”

儘管如此,席格聲稱他可以隨時隨地擊敗任何人。更糟糕的是,席格對李小龍(Bruce Lee),查克·羅禮士(Chuck Norris)以及全接觸式空手道運動提出了一些有爭議的評論。鮑勃·沃爾(Bob Wall)並不同意他的說法。沃爾是一位豐富比賽經驗的空手道黑帶及演員,他是羅禮士的朋友,也與李小龍合作過,並且完全不在乎席格的態度。

所以沃爾想給這位演員上課,而集合了“ 骯髒的十二個拳頭”,這是一群憤怒的跆拳道和空手道冠軍,例如本尼·厄奎茲,比爾·華萊士和霍華德·傑克遜。這群人想證明席格是假貨,也想讓他為他的言論負責,而另一些人想為被席格弄受傷的特技演員報仇。

為了引起席格的注意,《十二打手》出現在諸如 Prevue 和 Black Belt 雜誌上,儘管他們努力了,但從來沒有任何攤牌。相反,當席格最終遇見沃爾時,這位電影明星應該為他所說的話道歉。而且,如果您需要更多的證據證明席格是一名真正的戰士,那麼……


23. 席格被瞬間擊倒過

儘管席格從未與 Bob Wall 對抗,但許多人聲稱他被 Gene LeBell 撂倒過。LeBell 是一位武術先驅,他研究了幾乎所有可以想像到的搏擊風格,從跆拳道到拳擊 otka rate。但是勒貝爾特別喜歡柔道和柔術的格鬥,表現出色。此人曾兩次獲得全國柔道冠軍,還曾教李小龍如何對付柔道,目前是 UFC 巨星朗達·魯西(Ronda Rousey)的師傅。

勒貝爾還參加了美國歷史上第一場電視轉播的 MMA 比賽,當時他在 1963年對拳擊手米洛·薩維奇(Milo Savage)使用了寢技。

LeBell 也擔任過演員和特技演員,演出超過 1000 部電影和電視節目。他是席格主演的動作電影《法外出擊》(Out for Justice)中的武術指導。據說在拍攝期間,席格說世界上沒有人可以讓他窒息,並聲稱他採取了一項特殊措施,讓任何人都無法使他昏睡過去。

Lebell 接受了挑戰,然後兩個傢伙出去單挑了。幾秒鐘之後,Lebell 就讓席格陷入窒息。據說合氣道大師在那時候使出他的拿手絕活,對 Lebell 的「蛋蛋」使出了前踢。如果換作是普通人被席格這樣一踢,肯定會馬上痛得哇哇叫。

而這對LeBell根本沒用(不知道他是否有練過縮陽入腹),隨後席格在被反擊的那一刻昏過去了。而這位演員對自己會被擊倒感到困惑。根據 Lebell 的說法,席格在這場較量前一定吃過很多東西,因為他昏過去時還吐了自己一身。當然,席格否認曾經發生過這場戰鬥,但是根據 Lebell 大師的說法,席格確實是位不入流的鬥士。


24. 席格與黑手黨

席格與電影裡與從恐怖分子跟黑社會交過手。而席格在現實生活中也遇到過一些可怕的黑手黨。在90年代,他與製片人Julius R. Nasso 合作過,但兩人的關係在 2000 年惡化。最終,兩人陷入僵局,但是當牽扯到紐約三大黑手黨家族之一的甘比諾家族,事情就變得複雜許多了。

有一天,席格被命令上車,並被載到布魯克林一家餐館,在那裡他遇到了一個據稱是甘比諾家族的老大,名字叫安東尼(Anthony)“索尼”(Sonny)Ciccone。根據席格的說法,Ciccone 命令他再次與 Nasso 合作。他還要求席格從自己製作的每部電影交出 15 多萬美元給他們分紅。顯然,他動搖了,並給了此匪徒 70 萬美元。席格完全有理由害怕。當他離開餐館時,有人告訴席格:「如果你說錯話,他們就會殺了你。」

2003 年,政府指控黑手黨老大彼得·高蒂(Peter Gotti)和其他 16 人全部都涉嫌犯罪,這一醜聞曝光後。除了席格的證詞外,政府還錄了包括 Siccone和 Nasso 在內的幾個人的口供,討論他們將如何恐嚇席格。他們甚至笑這位電影明星多害怕他們。

而 Nasso 為自己辯護說,席格是自己退出了幾筆電影生意,並欠他 50 萬美元。不管怎樣,此製片人都被判入獄一年。但是曾經是一個黑手黨成員,就永遠是個黑手黨成員,Nasso 還是想要他的現金,並告席格要賠償他 6000萬美金。此製片人出獄後,與席格進行和解,但和解金數目不詳。


25. 席格與FBI

席格從來都不是一個媒體寵兒,但他過去的電影有著不錯的票房成績。但是這些年,他的電影都直接進入了 DVD / Blu-ray /串流影音平台內。究竟席格的職業生涯發生了什麼?好吧,他歸咎於聯邦調查局 FBI。

2002年《洛杉磯時報》(Los Angeles Times)的記者安妮塔·布希(Anita Busch)正在調查席格跟 Julius Nasso 還有甘比諾家族的事件。但是有一天早晨,她發現一條死魚,一朵玫瑰和一個寫著“停止!”的標語放在她汽車的擋風玻璃上。另外,還有一個彈孔。

布希隨後通知聯邦調查局,聯邦調查局開始調查席格。最初,聯邦調查局認為該演員僱用了名叫 Anthony Pellicano 的偵探來恐嚇布希。他們還懷疑席格僱用黑社會份子用槍來威脅Vanity Fair的作家奈德·澤曼(Ned Zeman)。

但是,在經過深入研究之後,聯邦調查局得出結論是,沒有證據能證明席格涉及恐嚇。(他甚至用測謊儀來證明他的無辜。)相反,他們對 Pellicano 展開了調查,這位私底下監視名人的偵探。

但是席格的事業開始一蹶不振了。聯邦調查局從未指控他,但他們也沒有免責他。這位演員認為,Pellicano 案中的所有指控都危害了他的職業生涯……而且可能真的是這樣。一位好萊塢公關人員說:“當這起醜聞發生時,史蒂芬·席格不是哈里森·福特(Harrison Ford)。但這些指控無疑加速了他的殞落。” 因此,席格覺得只有得到 FBI 的道歉才有意義。至於 Pellicano,他於 2008 年被判入獄,看來他將要被關到 2018 年才能出獄。


26. 席格還是一位音樂人

席格的手不僅是為了折斷人的身體而存在,也為了製作甜美動聽的音樂而存在。是的,席格是一位音樂家,他愛藍調音樂。但藍調是否愛他是另一個問題。

席格自 12 歲起就開始彈吉他,並領導著史蒂芬席格藍調樂隊。直到 2005年,席格才發行了他的第一張專輯《水晶洞裡的歌曲》(Songs From the Crystal Cave)。如果布魯斯·威利(Bruce Willis)的藍調能讓您的精神煥發,但您若需要新鮮的東西,那麼您可以聽一下。這是很直白的藍調。

儘管不如 BB King,Buddy Guy或 John Goodman 那樣骯髒和充滿靈魂。實際上樂評網站 SputnikMusic 稱此張專輯為 跟“外太空九號計劃”一樣都是糟糕的創作,可能因為席格唱歌跟說話一樣(昏昏欲睡,半睡半醒),除了這張專輯之外他還在 2006 年發行了另外一張專輯 Mojo Priest,跟上一張專輯一樣不怎麼悅耳,他還是演電影比較好。


27. 他擔任了俄羅斯特使

他具有俄羅斯國籍,也願意位各種話題發表他的意見,並且也有一定的名氣,因此,俄羅斯政府向席格提供工作可能只是時間問題,而最近的一次是在 2018 年的 8 月,當時席格被任命為與美國的“人道主義關係特使”。

這是一個聽起來不錯的頭銜,但是正如俄羅斯外交部在宣布任命席格時指出的那樣,這是一個無薪職位。而且這個職位也很難理解,至少席格能夠完成任何交代的事情。根據該部的描述,特使的工作是「促進俄美在人道主義領域的關係密切,包括在文化、藝術、公共和青年交流方面的合作」。

換句話說,席格的特使地位可能毫無意義……或者可能意味著他正在去白宮,跟唐納·川普一起在白宮吃著墨西哥玉米餅並看著他的處女座《熱血高手》。任何你想的到的,史蒂芬席格可能都做得出來。


P.S. 席格還能講一口流利的日文

新聞來源: Looper

網友正在看

FB留言板